授权翻译】Heavy Rotation 3

黄家大院25号:

授权及说明见第一章。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443

作者tumblr->
http://evenspeedwagonisafraid.tumblr.com/



简介:野生的迪亚哥出现了!!!!



大学比正常晚了一天开学,但是其他一切照旧。乔尼和杰洛达成共识,治疗最好在下午进行,那时候他俩都从学校/工作场合回来了。乔尼发现自己开始期待起他们的治疗了,他腿上的知觉恢复得非常慢,而且效果并不持久,随着时间流逝会慢慢消退,但是他有信心,总有一天他会看到永久性成效的。乔尼希望治疗每天都进行,杰洛却坚持说那样会对身体造成伤害,最多就是隔天一次。不做治疗的日子里,杰洛会帮乔尼进行上半身的按摩和拉伸,以缓和他肩背部时而出现的痉挛。乔尼还会像往常那样用做一些负重练习,以保持上半身的体型。



这天乔尼结束了最后一门课程,正打算穿过学生广场,坐校园巴士回家。杰洛通常还要忙上2小时才能到家,但是他还是觉得早点回去比较好。他正想得出神,一个熟悉而可恨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乔斯达!别无视我啊!”迪亚哥在身后叫道,然后他追上来堵住了乔尼的路。



“滚远点,迪亚哥,我急着呢,”乔尼回答,想要从他身边绕开,但是迪亚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你最近这礼拜一放学就往家里赶,到底什么事?和我听说的那个新来的室友有关吗?”迪亚哥眯着眼睛问。

“谁听你说的?”乔尼反问。

“你是说新室友?废话,当然是你父母啊,还能有谁?难不成是你庞大又丰富的社交圈里的某个朋友?”迪亚哥极尽一个正直诚实的英国公民所能,尖酸地嘲弄道。

“老天我要吐了,”乔尼说,试图甩开他。



“别那么混蛋行吗!你至少能挤点时间和我喝杯咖啡吧!”迪亚哥坚持道,指向他身后的学生中心,“我请客。”乔尼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这份邀请。杰洛不会在接下的两个小时里回家,所以他能和迪亚哥至少呆一小时。他有种感觉,迪亚哥一定会拼命刺探他的新室友的八卦,但是,这货实在没办法避开,他叹了口气,投降了。

“一个钟头,然后我就回家,”乔尼声明道,然后转身走向学生中心。“还有,你不要再背着我把什么都泄给我爸妈了!”

“是他们打电话给我的好不好!如果你肯高抬贵手接一下他们电话,这事根本轮不到我!”



---



乔尼坐在一个小矮桌旁的靠垫椅上,迪亚哥带着他的咖啡走过来。乔尼兴趣缺缺地吸了口冰摩卡,迪亚哥直直盯着他看:“所以?来说说你的新室友呗?”看乔尼完全不打算主动告诉他任何东西,迪亚哥终于忍不住了。

“我们住一起,每周都会进行几次物理治疗,”乔尼回答,“这些我父母应该都跟你说过了吧,干嘛还问?”

迪亚哥翻了个白眼:“这些我当然都知道!我是问你,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喜欢他吗?他是不是很惹人厌?他是个意大利人,没错吧?”迪亚哥连珠炮似地问了一串问题。

“是的他是个意大利人。年纪比我大,呃…大概四五岁?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人看上去蛮正派,不过说话很好玩,”乔尼耸了耸肩,说,“而且他的治疗真的有效。”

“那就好,”迪亚哥停下来喝了点咖啡,继续问,“他长啥样?”

“恩,他很高,绿眼睛,棕头发,胡子很奇怪”,乔尼继续毫无兴趣地朝迪亚哥耸肩。

“我能去你家看看他吗?”迪亚哥问,乔尼一口饮料呛在喉咙里。

“今天?!”

“为什么不?反正你接下去也没课了。”迪亚哥坚持。

“好吧,不过今天是周四,我明天一大早就有课,而且杰洛明天肯定也——”乔尼还没说完。

“苍天啊,我又不是来你家开party,我只是想去和他打个招呼!你要知道,我不会妨碍你们治疗的。”

乔尼看向窗外,暗自咕哝了几句。

“好吧,你可以过来。”他说,“但是,只是打个招呼。我可不想你来碍事,和你说真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烦不烦!”



---



进屋没五秒,迪亚哥就冲向杰洛的房间,他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

“喂等等,你他妈在干什么!Dio,你这头猪!快给我滚出来!”乔尼关上门,拄着拐杖艰难地走到杰洛房门口。他有点吃惊,杰洛竟然没锁门,但这并不能成为迪亚哥闯空门的借口。




“什么?我可没做坏事,我只是看看而已,”迪亚哥一边说,一边走进杰洛的房间,四下张望起来。杰洛的家具是乔尼父母置办的,非常简朴,墙壁上什么东西也没挂,暂时。他是个整洁的人,脏衣服都堆在洗衣娄里。他的床没整理,上面随意撒了几本书,床单里露出一只泰迪熊,这让乔尼略微有些吃惊。迪亚哥拉开衣柜的门,然后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里面几乎是空的,只有几件简朴的衣服挂在衣架上或整齐地叠放在搁板上。

“这家伙看上去非常无聊,”迪亚哥下结论道。他随即走进了杰洛房里的洗手间。乔尼在门口惊呆了,一方面,他希望迪亚哥赶快停止这种侵犯别人隐私的行为,但是另一方面,他也对杰洛的房间非常好奇。但他只是站在门口,他实在没法像迪亚哥那样厚着脸皮进去正大光明地乱转。

“他怎么有那么多护发用的东西啊!”迪亚哥在洗手间里大喊,伴随着拉动抽屉的背景音。

“别翻人家抽屉!你这不要脸的偷窥狂!滚出来!!!”乔尼叫道。迪亚哥在里面非常可疑地安静了一小会儿,然后他真的出来了,他把门口的乔尼拨到一边,径直走回起居室。

“怎么回事?你看到蜘蛛了吗?”乔尼嘲讽。

“不,我只是看完了而已,”迪亚哥嘟囔着,看上去有点恼火。乔尼小心地关上杰洛的房门,他希望迪亚哥没有弄乱里面的东西,然后跟着他那位闷闷不乐的访客回到起居室。



“事先声明,我肯定会告诉杰洛你翻过他房间的,”乔尼说着,拐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罐汽水。迪亚哥一屁股坐进沙发,“我才不在乎,帮我也拿一罐,”他说,但是乔尼已经朝沙发走来了。“自己去拿,”乔尼拒绝了他,迪亚哥眯起眼睛,啧了啧舌头,最后还是起身去拿汽水了,然后他重新坐回沙发,打开电视,调高音量,一边漫无目的地乱选台。

“你还真把这里当自己家啊,”乔尼上下打量迪亚哥拿着遥控器的手。

“那又怎么样?要不是我申请到了提供食宿的奖学金,这里本来就该我和你住,而不是那个意大利佬。”

“卧槽好险,幸好你申请上了…”乔尼小声嘀咕。

“顺便,今晚吃啥?”

“当然是你宿舍餐厅里的菜!你休想在这里吃晚饭!做梦!”乔尼警告,他一把夺过迪亚哥手里的遥控器,调到动画片,打算就这么看到杰洛回家。迪亚哥完全无法忍受他幼稚的品味,这更加让乔尼觉得看动画片真是个明智的选择。迪亚哥无奈,只好低头用手机上网。



“喂乔尼,我想起来了,你妈跟我说,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来这里吃冰箱里的东西,”迪亚哥不死心,“而且我依然有这房子的备用钥匙,理论上客房该归我。”

“耶稣基督啊,迪亚哥,我求你了,能别再和我妈互发短信了吗?”乔尼发出一声呻吟,他调高电视机的音量,想借此盖过迪亚哥的声音。

“瞧,总得有人给她发吧,她很担心你,”迪亚哥耸耸肩,起身去厨房查看冰箱里都有些啥。他拿出一堆各色各样的保鲜盒,每个上面都贴了标签,写着菜是几号做好的,应该在几号前扔掉。他又打开冷冻室,里面有更多选择,大部分是冻成冰坨坨的浓汤。迪亚哥正打算开口问乔尼,他能不能加热一块冻鸡汤时,传来了开门声。迪亚哥缓缓关上冰箱门,他听见那人的脚步声朝厨房来了。



“哟”,杰洛在门口打了声招呼,然后在厨房前停住了,他有点惊讶地看着迪亚哥。杰洛依然穿着他的白大褂,长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杰洛眨了眨眼,在迪亚哥乔尼之间来回看了好几次,后者依然窝在起居室的沙发里。杰洛问:“这位是谁?你兄弟?”

“不,虽然我爸妈希望是。”乔尼说完,拄着拐杖站起身,“这是迪亚哥·布兰度,故事说起来有点复杂,不过他也算是我家的一个朋友吧。迪亚哥,这是杰洛,我的新室友。”



迪亚哥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杰洛,然后才慢慢伸手和杰洛握在一起。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杰洛热情地问候道,“不过我得先去换一身衣服,抱歉,”他解释,然后转头回了自己房间。乔尼一直等着,直到他听见杰洛的房门“喀嚓”一声锁上,才开口道:“老兄,你到底哪里有毛病?!你刚才就是个混蛋!”乔尼咬牙切齿地骂迪亚哥。

“我只说我想见他,又没说要和他成为好朋友,”迪亚哥反驳,“再说我也没表现得很无礼啊。”

“那刚才的杀人眼神是怎么回事?!因为他长得比你好看,所以你妒忌得失去理智了吗?!”

“他长得
才没我好看!!!”迪亚哥压着嗓子吼回去,“而且就算他真的比我好看,我也
不会妒忌得失去理智!你根本不懂!”

乔尼还想骂点什么,但是他听到杰洛从房里出来了,赶快把到嘴的嘲讽咽回肚子。杰洛换了一身宽松的T恤和运动裤回到起居室。



“你打算留下来吃晚饭吗,迪亚哥?乔尼的妈妈在冰箱里塞满各种好东西,”他笑着用拇指朝冰箱方向示意。

“不,谢谢。我突然没胃口了。”迪亚哥装模作样地耸耸肩,“我就来看看乔尼,马上就走。”说完,他朝门口走去。

“噢,好吧,那下次见,”杰洛说,他有点困惑地摸摸脖子,看向乔尼,迪亚哥此时已经穿过门廊离开屋子了。

乔尼翻了个白眼,“别理这人,他是个白痴。”

“好吧…可是到底怎么回事?我难道说错什么话了…?”杰洛问,他觉得有点内疚。

“不关你事,他就是个奇葩。我不知道他哪里有毛病,”乔尼耸肩说,“总之,不用替他担心。”

“好吧…”



他们聊了一会儿天,吃了点零食。他俩的肚子都饿了,但是吃晚饭又太早,而且肚子里塞满东西做物理治疗听上去就不像什么好主意。乔尼换好衣服进行例行的治疗程序,他渐渐习惯了各种尴尬的体位,觉得它们似乎没那么尴尬了。他甚至在大部分时间都能和杰洛一边治疗一边聊天。

“是只有我这样,还是每次治疗真的会比上一次疼得厉害?”乔尼咬紧牙关问杰洛,后者正用某种特别的方式按摩他的背。

“那不是你的错觉。疼痛说明你的身体正在分解疤痕组织,并用新生组织代替它们。疼痛会越来越剧烈,直到你身体开始恢复,”杰洛解释。



“妈的,现在已经要疼死我了。”当杰洛的手指重重按压在他背上某个部位时,乔尼嘶地倒抽了口冷气。

“噢,抱歉。这治疗的确有效,不过你也得付出点代价。现阶段最重要的是你得知道自己的极限。把疼痛分成10级,如果你觉得已经到了7或者8级,赶快告诉我,那说明我们该停手了。如果一下子走太远,只会拔苗助长,让你几天动不了。”

“那我们今天就得结束了,”乔尼说。杰洛眨眨眼,赶快把手从乔尼背上拿开。

“哦该死,我以为你没问题。你一直都在和我聊天,所以我————”杰洛想解释点什么。

“没关系,我以为疼得厉害是正常现象,其实刚才和你说话已经是拼了我小命了。”



杰洛向乔尼道了歉,然后从乔尼身上起来,帮他做拉伸和恢复运动。今天乔尼没有任何家庭作业,最近也没什么考试,所以乔尼回起居室看起了电视,杰洛决定和他一起看。



乔尼并不太清楚杰洛到底是干什么的——他是个医生,或是理疗师,或是医学生,还是其他什么。他的父母一定告诉过他,但是乔尼当时根本没听进去,所以他现在毫无头绪。他乱选了一会儿电视台,最后停在一部老西部片上。

“我喜欢这电影,”杰洛说。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躺到沙发上,蜷起身子免得影响乔尼。乔尼低头坐着,视线在电影和自己的手机上来回切换。他被最新的网络段子逗笑了,把手机屏幕伸到杰洛面前。“喂杰洛,来看这——”乔尼话才说到一半,他看到杰洛闭着眼睛,看上去睡着了。杰洛咕哝了一声表示回答。

“抱歉,”乔尼悄声说,他关上了手机屏幕,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视屏幕上。他很想知道杰洛平时的日程表,以及这日程表是不是非常累人。他一直都专注于自己的治疗,几乎没怎么考虑过杰洛的心情。他想知道,杰洛在医院里或者那个他整天呆的地方是不是交上朋友了,他喜不喜欢这里的食物。他问自己,如果他俩的角色互换,自己会怎么想。突然来到国外,周围没有认识的人,和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充满敌意的陌生人住一起。他看着杰洛熟睡的面孔,叹了一口气。



他会好起来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全部。他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评论
热度 ( 51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黄家大院25号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