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Different Fate and World 02

啊啊啊雅:

 上文:http://605547394.lofter.com/post/44e142_6310814






伊奈帆观察着自己目前身处的建筑。装潢偏古典欧式风格,大部分家具为深红色,给人一种优雅却又压抑的感觉。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斯雷因的家么?


斯雷因穿着米色的毛衣走在前面,从伊奈帆的角度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听见斯雷因时不时询问自己的过去。白金色的发尾零零碎碎遮盖着斯雷因的脖颈,米色给整个人染上一抹温暖颜色。
这和他的认识有些不同。在伊奈帆的印象中,除了最初见面时斯雷因是穿着火星士兵的蓝色军装,之后一直是身为伯爵的红色制服。


整个人总是被一层绝望和冰冷所笼罩,更别说与温暖这个词沾边。




“这么说,Archer——”斯雷因站在木质的楼梯上,转过头看向伊奈帆。对上伊奈帆略显深沉的赤眸,他被噎了一下。“伊奈帆。”


听到这个,伊奈帆的表情好像放松了一些,给人的压迫感也低了点。斯雷因对自己身为Master却没有什么威严反而是一种习惯感,仿佛两人的相处模式本该是这样。


但也不可能是这样。


“从你的话来看,我可以理解为你并非是这个世界的人物么?”


“可以这么说。”


“那么,”斯雷因顿了一下,抚摸着扶梯,“那么你对圣杯战争有多少了解。”


“只有圣杯传输的记忆。”伊奈帆没有隐瞒。在稍微理清思绪之后,他对现状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他是Archer,而眼前的斯雷因是他的Master。
虽说是战争,却与他理解的有很大不同。参加的人只有七个,再加上召唤出的七个Serant,目的只有一个:夺取圣杯。
说实话,对于圣杯可以实现任何愿望这种事情,伊奈帆并不是特别感兴趣,甚至可以说是对其持有怀疑。


愿望的实现总会付出一定的代价。


斯雷因看见伊奈帆眼中好像闪过什么情绪,看起来与外表十分不符。不过从外表上看,伊奈帆的确很年轻,似乎比他还小。而且从伊奈帆的回答中也无法推测出他的实力,这种情况有利有弊,一方面正如伊奈帆所说的一样,但另一方面这对两人的合作也会带来影响。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斯雷因甚至还有一种设想,因为伊奈帆口中始终未提到魔术。


“你的宝具是什么?”


空气像是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看着黑发的英灵陷入沉默,斯雷因觉得自己紧张到已经渗出了汗。
职阶中三大骑士的宝具一向容易被猜到,Saber的剑,Archer的弓,Lancer的枪。这样的问题会不会被视为对英灵实力上的轻视,斯雷因并不知道。


“很重要么,回答。”


“当然很重要!”斯雷因盯着那双平静无波的赤眸,“如果连搭档的实力都不清楚还怎么战斗,而且你算是默认了吗?”




“我其实是在问你「能否战斗」这个问题。”




伊奈帆看着面前的人一副紧张状态,碧色眸子中的警戒如同记忆中的那个人看他的眼神中的色彩。


“不过,搭档么?”他喃喃自语着,像是出现一瞬间的动摇,不过却没有露于表面。“你竟然也会对我说这句话啊。”
脑海里浮现出的问题被义眼给与精确答复,不过这也和伊奈帆所想几乎一致。
“可能是不知道吧,在我的世界中我并不知道魔术的存在,对圣杯战争更是毫不知情。我擅长的是操作机甲作战,但现在我连一台练习机也没有。”
“也就是说无法战斗。”
“不,”伊奈帆反对道,看着斯雷因的的眼睛明亮起来,他微微扬起了嘴角。“我依然拥有着武器,斯雷普尼尔,这是我的机甲的名字。”


“战斗状态,我即斯雷普尼尔。”


伊奈帆用手遮住自己的左眼并说道:“另外,这只眼睛是义眼。”




义眼?斯雷因微微睁大双眼看向伊奈帆,在他看来那只左眼与常人并无区别。不过他却稍微放松了一些,眼中流露出一抹歉意。竟然怀疑自己召唤出来的英灵无法战斗,自己的内心也不够坚定啊。


仿佛知道斯雷因心中所想,伊奈帆开口说道:”你没有必要感到抱歉,这是特殊情况,你开口询问属于正常范畴。”


“况且我并不认为我有必须强大的理由。”


斯雷因听到这话出现一瞬间的呆滞,随后伴随的是愤怒。不知怎的,从召唤出这个英灵开始,他一向良好的修养仿佛被丢掉一样,十分容易被激怒。


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伊奈帆接下来的话堵住了嘴。斯雷因猛地转过身,明明是秋末却感觉莫名的热气烫红了脸。


“我承诺我不会再过问你过去的事,除非你主动提起。”
“另外,您先在一楼的客房里休息吧。至于那个被弄乱的房间,明天会有人处理。”说完,斯雷因又走上二楼,转入左边自己的房间内。
他握住门把手,深吸一口气后微笑着看向黑发英灵。


“虽然你是这样说,但我也必须为自己的无礼向你道歉。”
“那么,之后请多指教,伊奈帆。”


召唤英灵毕竟还是会消耗大量的魔力,更何况斯雷因并无所谓的媒介。所以进入房间后,斯雷因只想洗完澡赶快躺着床上。
斯雷因窝在被子里,再次想起黑发的英灵说的话。


“但召唤我的是你,强大与否也是由你决定。”


真是、太犯规了!斯雷因有些羞赧,这样的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心怀萌动的少女一样。斯雷因摇了摇头,抓住从小就佩戴着的仿佛是护身符的项链,似乎这样可以使自己清醒一下。
十年,如今自己终于如愿参加圣杯战争。带着魔力消耗带来的疲倦,斯雷因沉沉睡去。


虽然斯雷因叫他去休息,但伊奈帆还是回到了最初的房间。房间的确被弄得一塌糊涂,伊奈帆想恐怕自己会打扫很久了。毕竟这也算是自己弄的,没有交给别人处理的必要,也当作是道歉
他向斯雷因隐瞒了其实拥有弓的事实。


伊奈帆忽然想起过去,金发的公主在加冕王冠前,背过身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问他一个问题。


「后悔吗?」


“不会后悔。”


如果重来一次,他依旧会将斯雷因•特洛耶特逼上绝路。


随着自己的意愿,银色的光芒零零星星汇聚在他的手上,勾勒出一把弓的形状。伊奈帆看着手中银白色泛着金属光泽的弓,脑海中十分自然地浮现出它的名字。


塔尔西斯。




—————————————————————————


自古弓兵皆开挂,所以我就让伊总开挂了(神逻辑)


AZ完结了却感到莫名心酸,更郁闷的是原来打算没跟上进度


总而言之,AZ完结撒花


然后我终于冲着结局准备去补完AZ

评论
热度 ( 25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啊啊啊雅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