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dnoah.Zero-奈因】今后的路,我陪你走下去。

也汇:

#大过年的还会有人看么系列,算是

迟来的
新年贺文吧~~


#除夕大半夜在“爆竹声中一岁除”里突如其来的脑洞......


#题目......好像和原文没什么关系啊......【滚地】Lo主是取题废︿( ̄︶ ̄)︿


#欧欧西和文笔渣已经是Lo主必打的一个tag了~~






斯雷因昨晚睡得并不好。


他没想到中国的除夕夜里烟花炮竹响得像支不停的协奏曲似的,如果是那种一听就令人昏昏欲睡的协奏曲倒还好,可是噼里啪啦地响到大半夜颇有点像激进交响曲让人无论换多少个姿势却怎么也不能入眠的节奏。


况且一大早就被某只橘子叫了起来,现在的斯雷因很明显整个人都处于“幽魂”的状态,连走路的步伐都是轻飘飘的,坐在餐桌前半天了还只是傻愣愣地盯着眼前的早餐发呆。


嘛,虽然这样也很可爱。


伊奈帆默默地叹了口气,亲自拿起涂好橘子酱的面包片凑到斯雷因的嘴边,“啊~~”


“啊......嗯?”


似乎处于本能似的斯雷因闻声也张开了自己的嘴巴,脑袋当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我我我......我不是小孩子!!!”


斯雷因愤懑地抢过面包片,仿佛当它是伊奈帆似的恶狠狠地咬了起来,这种行为不是小孩子是什么?


伊奈帆无言地想。


“快点吃吧,等下我们就出发。”






随着艾瑟依拉姆公主殿下的苏醒,公主与斯雷因联合火星上爱好和平的部分轨道骑士,再加上地球方伊奈帆的支持与调停,地球与火星的战斗总算进入终结状态。


然而他,火星的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伯爵,身为地球人却被视为火星人,可以说是战争的推动者,也可以说是战争的终结者,这矛盾的存在正如地球上名叫“蝙蝠”的物种一样,既有鸟类的特征又具有兽类的特征,却都不被两者所接纳。


当冰冷的手铐被拷在他手上时,斯雷因表情淡定得像是拷在他手上的不是禁锢而是空气一样,既然公主所期望的和平已经实现了,曾经违背公主意愿的他留在她的身边也只是徒劳。


前行的步伐忽然被截住,已经被升为中尉的伊奈帆跟领头人交换一番话语后,便径直走向了他,两人相对无言。


正当伊奈帆想说什么的时候,斯雷因木讷地开口道:“如果你真的喜欢艾瑟依拉姆公主的话,请照顾好她。”


他说不清在道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只是,不论是否是在艾瑟依拉姆身边也好,还是......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也好,都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闻言,伊奈帆的眼神闪过一瞬即逝的苦楚,斯雷因不知道自己就为何能看得到那丝变化。


“等我。”


伊奈帆沉默了许久就只说出了这两个字,而后便不再去看斯雷因的表情离开了。


等你?等你什么?我还可以拿什么等你?界塚伊奈帆。


斯雷因低头轻笑。








“我的命是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所救,我在轨道骑士与地球的各位支持努力下才终止了战争,可深知若无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这场战争是不会结束的,纵使有罪,也恳请各位念在他救过我的性命及在终结战争有功的份上,请求能饶他一命。”


一向温婉的艾瑟依拉姆,在救助斯雷因的时候却表现出非常强硬的态度,到底是火星公主的身份摆在那里,还有界塚伊奈帆的插手,即便有异议也不能说什么,但地球方也不能坐以待毙,只是权衡之下做出最大的让步。


“我,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在此宣布,废除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伯爵之位,废除一切伯爵的权利,交由界塚伊奈帆中尉实行监视......”


当界塚雪来告诉他即将被释放的消息时,斯雷因觉得这发生的一切都有点不真切。而界塚雪的前来,却只是想来看看那个让她弟弟费尽心思周旋救助的男孩,那个明明把他打至重伤的男孩。


浅金色的柔软发丝,碧蓝的丹凤眼,白皙的肌肤,漂亮得简直不像是地球人。


当界塚雪看到斯雷因走到她前面深深地鞠了一躬的时候,她似乎没反应过来似的“诶?”了一声。


“对于我伤害界塚伊奈帆的事,虽然不会请求您原谅我,但请您明白......”


斯雷因直起身来抿着嘴,直视眼前人:“戦争ですから。”


界塚雪似乎能在他眼里看出溢满的痛苦,她才惊觉,他也只是个和伊奈帆一般年纪的男孩而已。


“戦争ですから、ね......你,和奈君说了一样的话。”


毫无戒备地上前摸了摸斯雷因的头发,界塚雪回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即使经历过战争,你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要再想那么多,好好活下去,那才是你应该做的。”


“我、不是孩子,我已经十七岁了......”


对于界塚雪像对待家人的态度一时间让斯雷因不知所措起来,只能红着脸细声反驳,却反而招来界塚雪的“调戏”。


果然,本质上还是一个好孩子呢。






第二天的早上,斯雷因是在一股轻微的震动中醒了过来。


?!!!!W...Where?!!!!!他记得昨晚自己还睡在牢房里的呀?!


“醒了?”


上方传来熟悉的声音,斯雷因微微扭过头便对上了伊奈帆那双葡萄酒红的眼眸,愣住了。


有点好笑地看着斯雷因刚睡醒接不上电路的呆萌表情,伊奈帆也没出声静静地等待某只蝙蝠炸毛的到来。


他、他好像睡在了某人的腿上啊......这就是传说中的膝枕?!


意识到两个男人之间的膝枕并不是个唯美动人的场景后,斯雷因立马弹了一起来,可是却因为起得太急有些晕乎又倒回了伊奈帆的腿上。


“别急,没人跟你抢我的膝枕。”


屁啊抢个毛!斯雷因即使脑袋晕乎乎的也不忘吐槽一下那个在刷自恋下限的人。


感觉到有一双手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轻轻地按揉着,斯雷因扭头就想躲却被伊奈帆生生地制住,“别动。”


也罢,有人为自己服务何乐而不为。


“我这是在哪里?”


“飞机上。”


意料之外斯雷因冷静地抛出下一个疑问,“那这是要去哪里啊?”


“中国,现在去的话刚好赶上了春节。”


随后两人陷入了微妙的沉默之中。


其实斯雷因很想开口问,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不是和艾瑟依拉姆公主一起来呢?


“因为继承了皇位,瑟拉姆桑有要职在身,我跟她提议了一下,‘希望斯雷因也能帮我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是笑着这么说的。”


懒得去理会伊奈帆究竟是怎么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反正那只机械义眼不是万能的开挂神器吗?


只是......在听到伊奈帆的话后,心中那股渐渐蔓延开来的苦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出发的时候伊奈帆非常土豪地租了一辆汽车带着斯雷因到处游玩,那架势让斯雷因有种纨绔子弟带着女友到处豪的感觉......不不不他脑袋抽了吗什么女友?!


经历过了战争的洗礼,对于和平的重要性人们都心照不宣。


显然,世界各地的复建工作都做的不错,曾经战争的废墟都渐渐变成了充满人类生活气息的居所,让斯雷因有一刹那其实并没有发生过战争的错觉。


“好热闹......”


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了,斯雷因之后一直生活在火星上,这般繁华的充满中国传统气息新鲜场面让他不禁暗暗兴奋了起来。


“因为春节是中国最盛大最富有特色的传统节日。”


瞧见斯雷因脸上的兴奋,伊奈帆也难得地扬起了嘴角。


“这些是春联,也叫‘春贴’或‘门对’,是中国汉族特有的文学形式,当人们在自家门口贴上春联的时候,就预示着过春节正式拉来了序幕......”


“这些是利是封,也就是用来装‘压岁钱’的封袋,就跟日本的‘お年玉’是一样的......”


“这些是......”


伊奈帆跟上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斯雷因在小摊子前到处串,充分发挥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才能边串边跟斯雷因讲解。


“那这些呢?”


斯雷因停在了一个小摊前。经营小摊子的是一位正在熟练地剪红纸的老婆婆,摊架子上贴着许多剪成的各种形状的红色剪纸。


“那叫窗花,是贴在窗纸或窗户玻璃上的剪纸,是中国古老的汉族传统民间艺术之一......”


瞧见斯雷因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伊奈帆问,“要试一下吗?”


“诶?我的话就不......”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伊奈帆耸耸肩,用流利的中文跟老婆婆商量了一下后,便操起剪刀摆弄起红纸来。


一愣一愣地听着伊奈帆秀中文,还边剪边问,斯雷因想着真不愧是学霸啊连中文都说得这么流利的时候,伊奈帆麻利地“咔擦咔擦”就剪好了。


伊奈帆将窗花糊好在白纸上,完了还买了个小木框将它裱了起来塞到了斯雷因手中,还特意多看了两眼他没反应过来的闪着“卧槽好厉害啊好厉害”的眼神,忍着笑回头付款了。


斯雷因这才低头去看伊奈帆塞到他手上的窗花——一只蝙蝠。


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在大街上做出把木框扔在伊奈帆脸上的行为,一定要冷静!


斯雷因面不改色地在心里扎小人。






因为估计会玩得比较晚,所以伊奈帆已经提前订好了酒店,就不回去那间暂住的小房子了。


至于玩得有些筋疲力尽的斯雷因已经不想吐槽伊奈帆订的双人房了。


简单地洗了个澡,斯雷因便来到房间的落地窗边,俯视着高楼下那片灯火璀璨。


各色闪亮的霓虹灯让整个城市流光溢彩,明明夜色渐浓,可城市却反而喧嚣了起来,车水马龙,川流不息,颇像带着点纸醉金迷意味的不夜城似的。


斯雷因眯着眼抬头望向只星星点点挂着几颗星星的漆黑夜空,现在会有几个人和他一样想着这漆黑夜空的那一头有着曾经打算侵略地球的火星?


“没有天文望远镜你是看不到火星的。”


身后传来伊奈帆沉稳的声音。


斯雷因没有回头,踌躇了一下他才轻声问出,“呐,如果艾瑟依拉姆公主不是有要事在身的话,现在跟你站在这里的就不是我了吧。”


“当然。”


伊奈帆的回答让斯雷因心中一沉,但他还没来得及失落,伊奈帆再度出口。


“如果跟瑟拉姆桑一起的话我是不会订双人房的,笨蛋蝙蝠。”


一句话说完整会死吗?!


聪明如伊奈帆,他当然知道斯雷因此刻心里肯定又在扎小人了,上前一步从后背把人圈在怀里,说没有收到反抗那是伊奈帆的妄想,就在伊奈帆双手搂上斯雷因的腰时,自己的腹部便遭到了一记肘击。


牢牢将人禁锢在自己怀里,待斯雷因挣扎渐渐小了下来后,伊奈帆将下巴搁在斯雷因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怀里人香甜的气息。


“或许之前我有些地方表达错误了......就算瑟拉姆桑没有要事在身,和我一起过来的始终只有你一个。”


“为什么?”


“我更喜欢用行动说明。”


说完,伊奈扳过斯雷因的肩膀,对准那片薄唇吻了上去,惊呼声还没叫出来便被伊奈帆的唇堵了回去,微张开的嘴唇让伊奈帆的舌头有了长驱直入的空隙。


“舌、舌头......不......”


毫无接吻经验的斯雷因在伊奈帆的不断挑逗下不争气地软了腰,瘫软在了罪魁祸首的怀里。


“只是这样就软了腰,那待会你要怎么办?”


斯雷因再笨也听得出伊奈帆话里的话,咬牙不死心地问:“待会?”


“我想要你。”


直白的话让斯雷因一阵脸红耳赤,“我是男的。”


“我不会傻到连自己待会要抱的人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界塚伊奈帆。”


“我在。”


“抱了我之后呢?”


“你成为了我的人,所以,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我一辈子都不会让你离开我,当然,这并不是处于监视这个无聊的理由。”


“一辈子......那我不是很吃亏?”


“一点也不,因为我是界塚伊奈帆。”


“你没发现自己一直在刷自恋的下限?”


“没有,在遇见你之后才开始刷的。”


事已至此,斯雷因自己觉得再像个女人似的聒噪下去也是太矫情了,红着脸双手环上伊奈帆的脖子,主动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看着伊奈帆因他的动作而发亮的红眸,他觉得这个人也不像是外表那样似无欲无求般看破红尘的面瘫。


“第一次,请多指教。”






——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开玩笑Lo主没那么纯洁的分割线——






伊奈帆的爱抚虽说不上有技术但的确令斯雷因产生酥酥麻麻的感觉,好像一片羽毛在轻轻挠痒似的让你心痒难耐。


不知不觉中两人身上的衣物半拉半扯的就被脱了精光,分身被伊奈帆握住套弄了起来,这时斯雷因才真正有即将要上演18禁场面的实感。


还没待斯雷因脑瓜子里乱想一通,伊奈帆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泛着着雾水朦胧的蓝眸朝伊奈帆投向了疑惑的目光。


“我没套。”


“必须要带吗?”


“也不是,只是怕之后清理不干净你可能会生病,或者,在帮你清理的时候我会不小心再来一回合。”


到底是当过伯爵的人,斯雷因那个气势地咬牙切齿道:“你要么继续,要么滚。”


“这个时候别说煞风景的话啊。”


混蛋到底谁煞风景啊!!!


当然,这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两人接下来的事情。






感受到自己的后面被伊奈帆的坚硬一点点地撑开,虽说经过了润滑但怎么说也是第一次用的地方,斯雷因痛得刷白了脸。


待到完全进入了斯雷因的体内,伊奈帆停下动作安抚性地轻吻了几下他水润的眼睛,等待他适应自己的存在。


“抱歉。”


“不上手.....代表你没经验......我该高兴......”


尽量全身心地放松把自己交给伊奈帆,斯雷因甚至能感受到伊奈帆在自己体内的蓬勃,让他一顿脸红。


“你还有力气吐槽我,代表我还不够努力。”


“界塚伊奈帆你还可以再流氓一点吗!”


“当然,那我动了。”


“等、嗯......嗯哈.....慢点......啊......”


本来的痛感渐渐消失,随之袭来的便是如潮水般快感和交合的愉悦。伊奈帆的每一下顶弄都准确地撞击到他刚刚被发现的敏感点,身体好像被按下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似的越来越热,分身被人揉弄着,后穴被填得满满的,下腹灼热难耐,用力的顶弄让斯雷因只能紧紧地攀住伊奈帆的肩,藏不住的细碎呻吟从口中泻出。


灭顶的快感最后同时让两人身体一颤释放了出来。






细心地清理过后,重新躺回床上的两人也没闲着。


伊奈帆纵容斯雷因像只恼怒的小猫似的咬了自己的肩膀,肩膀上被迫留下了一排整齐的牙齿印。


“饱了?”


“哼,被吃干抹净不知道饱了的到底是谁。”


伊奈帆把炸毛的小猫抱紧在怀里又吻了上去,“明年我们再一起来,好吗?”


“就只是明年啊?”


“当然不,直到我们老了都走不动为止。”


“......”


斯雷因没有回话,只是蹭了蹭伊奈帆的胸膛使劲地往里钻,静默了好一会才从怀里传来闷声回应。


“好。”


至于斯雷因是否被感动了,伊奈帆给予的是肯定回答。


因为他知道,在斯雷因的心里自己早已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


不是经过义眼的分析,也不是旁敲侧击得出来的结论,而是两人之间那早已埋下的羁绊与情愫是无法磨灭的。


斯雷因,今后的路,我陪你走下去。




END


#烂尾了非常抱歉烂尾了非常抱歉烂尾了非常抱歉QAQ


#大过年的我送大家一副对联【微博有发过】


 上联:过年各处显其喜气洋洋


 下联:等待A Z 渐觉心中悲凉


 横批:奈因无糖


#于是,今年也请大家多多指教!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 ( 71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也汇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