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之晴时雨时 金水镇篇(上)

最近升级的时候脑出的段子,小学生+中二没毕业文笔,见谅

开始了呦~

-----------------------------------------------------------------------------

路清时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唐门女子的尸体。

她是咬舌自尽的,不知道死前受过什么样的屈辱。

路清时摘下兜帽,露出一头淡金色的长发,然后一个赤日轮解决掉准备从身后偷袭的水贼,原本就被染得看不清本来颜色的白衣又沾上了粘稠的鲜血。

为什么呢。

路清时一面解决冲上来的水贼,一面这样想。

两个青梅竹马的同门弟子之间的爱情在不知不觉中生根发芽,两个人一直相依相随,总能以为能够和对方永远在一起。

求求你救救她。

茶馆中唐门男子的话语和样子挥之不去,他眼中充斥着哀求,以及无能为力的愤怒。

闪身躲开来自右方的长枪,接着就是一脚,被踢中的水贼惨叫着掉下了码头。路清时一个净世破魔击将冲上来的一批水贼放倒,然后小心的抱起唐门女子的尸体,甩出铁链借着轻功飞到了码头的一边的屋顶上。

还是要带回去的,这个人。

无论如何,你们也要在一起。

 

门前的副寨主担心的望着寨子里,想进去打探消息,又怕被走漏风声。正在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时,一个影子落在他面前。

他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刚才那个说是被赵天龙拜托的小姑娘,这一看可不得了,这小姑娘浑身上下全是已经凝固成黑色的血迹,白人进去红人出来,竟还是个绿眼金发的番邦人!

喂,你。

副寨主一惊,眼前的小姑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双翠绿的眼睛里好似有火在燃烧。

如果不是为了你和那个赵天龙的委托请求,这寨子里的人,我就算是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全部杀光。

副寨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已经看到了她怀中唐门姑娘的尸体,事情已定,在说什么去辩解也是没用的。只能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一个轻功飞了出去。

 

唐邢怎么也没想到,灵妹会死。

路清时一身鲜血的走回来,抱着唐鸿灵的尸体,低着头,说了一句抱歉。

他的世界开始崩塌,心口的地方好似破了个大洞,无论怎么也止不住的疼。眼前仿佛还闪过唐鸿灵的一颦一笑,但也终究是幻觉。手中抱着的人儿冰冷僵硬,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唐邢这个事实。

一个东西扔在他面前,是一个染了血的包裹。

这是那个徐达的头。

路清时依然还是低着头,慢慢的说。

至少唐姑娘在天之灵也可以好受一些。

男人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嚎叫,其中有着不甘与悔恨,更多的则是无法自拔的伤痛,使得闻者为悲伤。

一旁的小吃老板也不禁偷偷地抹着眼泪。

路清时看见了在一旁呆呆站着的赵云龙,便径直向他走去。

你说吧,还有什么可说的。

咄咄逼人的话语使得赵云龙一时没办法开口。他长叹一声,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握紧了拳。

我会替弟弟赎罪的。

无论用什么方法。

 

把唐门的令旗插在山寨门口的时候,路清时有点愣神,所以好半天才应答副寨主的话。

虽然说过不想让天龙寨剩下一个活口,但是总有无辜受难的人。副寨主的百般哀求终于说动了她,让她潜入水寨劝说人逃出去。

这种愣神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山寨里,等她发现自己被包围的时候已经晚了,水贼这回学个乖,不再近身搏斗,人人手中拿着一杆长枪,看这架势是不把路清时捅成马蜂窝就不罢休。

正当各位水贼正在得意洋洋的时候,只见路清时一声冷哼,瞬时间消失在包围圈中,还没等众人反映过来已经尽数倒地。

淡金色的长发上沾满了红色的血,一双绿眼睛中毫无感情。

鬼。

在场所有人心中升起同一个念头。

然而这只恶鬼在下一秒就直挺挺的倒下了,弯刀落地发出响亮的声音。以一己之力单挑整个山寨的人依然还是太勉强,体力不支也是在所难免的。周围的水贼见状一窝蜂的都扑了上来,想要借此机会干掉这个独闯山寨的家伙。

真是大意了呢

然后她就听见了熟悉的机括上弦声,以及机关启动的“咔”。

意识渐渐模糊,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景象是一个蓝色的背影站在自己身前。

夏也…


评论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