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无责任番外

和正文…也就有那么些关系。

—————————————————————————————正文分割线————————

骷髅姬慢慢醒来,眼前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窗口,是她发来的。

虽然没有可以看见对方的镜头,但是她依然可以想象出屏幕对面的人那张严肃的脸。

你回来了。

屏幕上发出一行字,不是疑问而是陈述,骷髅姬笑了笑,回了一个嗯字。

这回跟上一次有什么区别?

上一次是什么结局来着?骷髅姬捏着下巴开始冥思苦想,啊,是乱世游侠结局,东方小子最后还是回了头,暗中将唯我独命丸的解药做了出来,然后无声无息的走了。

我觉得每一个东方小子都不太一样,她写道,有的聪明有的愚笨,有的能够成为神医有的成为了拳法宗师之类的,有的需要自己一帮到底,有的则从来不需要自己出手。

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啊。

写着写着她笑了,这也许是唯一一个能够证明他们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个数据的理由。

那就是我的脸,每一次都是一样的。

你把自己的脸设定成了谁?

对方直白的发出了一行字,她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只是觉得好笑而已。

我的脸并没有特地设定成谁,为了好玩,我特地将自己的数据设定的没有雏形,而是会根据东方小子的情绪变化而变化。

但是很奇怪啊,每一次,每一次不管怎样,我的脸最终还是由两个人组成。

哪两个?

他那从未谋面的母亲,以及他的二师兄荆棘。

嗯?

对方好像很吃惊,骷髅姬思考了下,开始慢慢给她解释。

人对于母亲的依恋总是本能的,即使是从没见过从没感受过还是会有想念这种心情。

……

而荆棘更不用说了,东方小子对他的爱真是几乎仅次于他对母亲的本能的爱,但是他为什么每一次都不说我倒是很好奇。有一个结局是荆棘从悬崖上掉下来,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一下子变得决绝坚定了,然后他成为了武林盟主。

……

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他不说的原因。

是什么呢?

他在害怕,害怕对方接受不了这段感情,害怕他说出来之后自己跟对方的关系就连现在这样也无法维持。所以他一直在等。

等一个能告诉荆棘的机会吗?

嗯,也许吧。

骷髅姬在空中翻了个身,觉得这个解释还算合理,毕竟东方未明所处的时代对于这种“爱情”也许还是不那么太能接受。为了防止对自己和师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决定闭口不谈,也是可能的。

但是我觉得荆棘…他也在等。

嗯?骷髅姬奇怪,他在等什么?

等他的师弟,真正想告诉他的那一天。

这个解释我不太明白耶?为什么你能断定荆棘对他也是抱有同样感情的呢?

…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样觉得而已。

对方干脆直接把问题一笔带过,骷髅姬拿她没办法,只好说,那也许他真的这样想也说不定。但是我不太能理解啊。

也许因为你不是人的关系?

骷髅姬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她很慢很慢,露出一个很寂寞笑容。

对啊,我只是一个Operator(作业员),一个人工智能而已,是理解不了人类的感情变化的。

但是电子人真的不会有爱这种感受吗?

这句话她没有打出来,因为即使是屏幕对面的她也不会相信,其实自己并不是一个简单的Operator而已。

但是我可是你的专属Operator,是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的哦。

我只希望能够在你身边,即使我的身体消逝,即使我的灵魂(GHOST)残破,我也想跟你在一起。有的时候我连自己的存在都迷惑着,但是对于你,我无法放弃。

我还要接着玩几个,你先去睡觉吧。

对方似乎很困惑。

上个世纪的老游戏有这样吸引人吗?

我比较喜欢这样啦,好了你去睡觉吧,明天还要去本部开会不是吗。真是的,明明能通过电子脑直接对话的为什么还要选择键盘打字这样费时费力的方法。

因为我比较喜欢这样。好了,你也要早点休息。

晚安,夏也。

晚安,爱丽德。

—————————————————————

Operator一词选自攻壳特工队,是公安九课的人工智能俗称ai姐姐。主要负责计算机、飞行器的操作,并担任无线通信士、电话接线员等工作。只具备工作要求最低限度的智能。

然而爱丽德不是简单的低级人工智能,夏也也发现爱丽德与其他AI的区别。

全是对一些设定的补完。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