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五)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揍他丫的。

——————————————————————————————————————————————————————正文分割线——————————————

东方未明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个倒在他手下的人了。

原来有些人常说的放弃一些东西武学就会突飞猛进是真的啊。

夏侯非诅咒他断子绝孙,西门峰痛骂他人畜不如,他已经听不进去了。事实上,很多时候他是很理性的,很认真的,只一招月缺诀就击败了对方,当然也有骷髅姬做的手脚,战斗途中对方突然无法移动,体内真气无法运转之时,东方未明总能听见背后那古怪的笑声。

骷髅姬在他身后飘着,一袭红衣显得分外妖娆,仿佛像是蛊惑人心的妖怪。

如今的我,只能借助于这种鬼怪乱奇之力来达到我的复仇吗?

东方未明很是不甘心,但是自己武学根基本是不好,如果按照以前的方式修习武功的话,恐怕下辈子都无法触碰到顶级的一丝边角。东方未明并不是像是那种极端的【要是能够大仇得报能够让我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的人,他想让自己所有的仇人都能够体会到自己父母当年的痛苦,尤其是——他看着一旁得意洋洋的玄冥子,心里冷笑了下。

玄冥子,终有一日,你将死于我之手下。

“你在想什么呢臭小子。”

猛然从思考中惊醒,眼前正是一脸狂妄不羁的荆棘。东方未明下意识的退开了一步,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对荆棘说,或者说,到底对不对荆棘说。

毕竟这是自己的事情,根本上与二师兄什么关系也没有。如果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把二师兄置于危险的境地,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的。

“没……没什么,只是走了一回神。”

荆棘可没从这张脸上看出没事来。

“你小子老实说,这两天你去了那里?昨天回来的时候见到我连招呼也不打,你小子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不把我这个师兄放在眼里了?!”

东方未明下意识的就怂了,骷髅姬在一旁直叹气,嘟囔着,你有我加持你怕什么啊你….

是啊,自己的武功明明已经在荆棘之上不知多久,但是依然还是害怕着荆棘。不,也不是害怕,只是条件反射而已。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偷偷的笑了一下,不巧被荆棘看见,又是一阵好打。

 

 

玄冥子的野心远远不止是做一个简单的护法,一辈子在人手下打工,这老狐狸心里的计谋就跟秋天的蚂蚱一样多,一会跳出来一个一会跳出来一个。

唯我独命丸这个名字真是难听死了,然而他还得意洋洋的四处宣传。东方未明在在心里无比厌弃他这幅嘴脸,然而明面上还是要装出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他佩服自己的忍耐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骷髅姬说他冷静了不少,东方未明就笑着回她说自己以前不冷静吗?骷髅姬也笑了,没说话。

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为了捕捉到更大猎物前的猎食者都异常的有耐心。

除掉玄冥子只是时间和时机问题了。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中原各大门派大多被玄冥子用以唯我独命丸加以控制,剩下的名门正派大多聚集在一起准备着最后的那场战争——与天龙教的决战。也就是这个时候,玄冥子决定开始对最后一个还未受他控制的地方出手了。

东方未明大概也能想象到玄冥子的意思,毕竟两个人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想的也差不多。

逍遥谷对于东方未明来说一直是一个极为矛盾的地方,是大师兄带他入了谷,让他认识亲情的存在,但同时他又是自己的杀母仇人的儿子。两种矛盾交织在一起总让他下意识逃避这个地方,复仇的心和师傅慈祥的笑脸交织在一起,他总是无从下手。

“怎么了?你犹豫了吗?”骷髅姬抱着双臂飘在他身后,东方未明回过头,看着那张熟悉又不熟悉的脸,没说话。

“你要是犹豫了的话…那我现在也可以把你弄回去,装作一切都从没开始过的样子,你就继续做着逍遥谷三弟子,每天过着平常的生活。”

东方未明惨笑着摇了摇头,回不去的,早就回不去了,也许早在那个破庙之前,早在遇见玄冥子之前,早在..他发现自己喜欢荆棘的那一天开始。

骷髅姬看东方未明这样也不好开口,就静静地飘下来,和他一起坐在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过了一会,骷髅姬突然说话了:“你跟我见过的另一个人挺像的。”

“他也是一个傻小子,每天什么也不懂,住在一座山上,每天靠打猎为生,天天过的自在。”

“有一天,一个女孩打破了这样的生活,傻小子跟女孩下山去游历。遇见了一个天仙一般的大家闺秀,和一个面冷心热的少年剑客。”

“他们在修仙正派修炼,每天的日子也无忧无虑。傻小子有一天闯入了禁地,认识了一个自称是他爹的朋友的人,他认了那个人做大哥,然后义无反顾的为了破除大哥的封印而努力。”

“可是等到封印破除之后,他的大哥操纵着双剑杀向了妖界,他的朋友回忆起自己是妖界之主的女儿而离他而去。”

“他不放心,就与女孩和少年剑客去了神所居住的地方,还去了亡者居住的地方,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真正的了解当年的经过。”

“他劝说他大哥放走妖界,还劝他们收手,然而掌门和他大哥为了门派飞升,不顾山下的百姓把整座山搬起飞往昆仑。”
“很多人死了,她的大哥和掌门被神仙封去了北海永无出头之日;他爱的女孩是一把剑的宿体,注定活不了完整的一辈子;另一个女孩成为了妖界之主,从此与他们天各一方;少年剑客修为大有所成,去了一个门派做长老;而他自己因为逆天而行,双目失明,却因为神的玩笑而长命。”

“有的时候我看着他在想,如果当时那个女孩不去山上,是不是他就从此安静的过着一生,不知生离死别的滋味,不知手足相残的滋味。”

说着说着骷髅姬把头埋在两个膝盖之间,肩膀抖动着,竟是在哭。

“如果他们没遇见该多好…”

 

 

“是啊,你说的对。如果我没遇见你,该多好。”

“大师兄。”

对面是谷月轩和无瑕子惊愕的脸,他悲哀的笑着,将手从谷月轩的腹部拔出。

“没遇见你多好..”

—————————————————————————————————————

仙4,心中永远的痛。

快完结了..恩...

评论 ( 7 )
热度 ( 16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