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风景(序)

空之境界题目九连发,测试自己的懒癌程度。



有的时候我还是会做梦。虽然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做梦的必要。

据说梦是大脑潜意识在运算,在你睡眠中接手处理你的未完成事务,类似于旧电脑的后台运行。但是在这个人脑已经完全电子化,躯体已经成为可丢弃的一次性餐具的时代,我为什么还是会做梦呢。

我梦见自己在飞行。

越过无数的铁石色的建筑,向着一座巍峨耸立的塔飞去。塔的颜色与周围一样,说不上很华丽,但是却有种宗教建筑的肃立感。我沿着塔一直一直向上飞,直到云层上面的上面,飞到什么也没有的地方。我看见了无数和我一样的人像我一样在飞着,他们的眼中看不出悲喜,只有莫名的敬意。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突然不想飞行了,于是我就开始向下掉去,一直一直掉,掉到什么也没有的地方。

然后我就醒了,眼前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

眼泪从我的眼角滑落,然而我不知道它为谁而落。

 

 

公元2029年,电脑,AI,网络主宰着人们的生活,移动终端从移动式——穿戴式终于发展成为可移植式。而随着网络和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渐渐可以直接与电子网络进行互动与交流。最终的成为了Cyberbrain(电子脑)的原型。另一方面,传统的义体技术在不断发展的同时,也做到了“将人全身义体化”、“每个器官都是人造”的极端情况。只是将大脑保留,全是机械化的人大有人在。身体对于人类来说只是成为了一个容器,人与机器的区别渐渐开始模糊。而唯一区别人类和机械的只有“Ghost”的有无。

而随着电子脑的普及,人脑与外部网络链接的同时,人脑开始处于被入侵的危险。最严重的是便是“Ghost Hack”,即灵魂黑客,在被入侵的情况下整个人的人格,包括过去的回忆和个人的身体判断都将完全受到黑客的支配。为对抗日益新颖的网络犯罪,人们采取了各种措施,例如开发无数的保护墙和屏障,以及通过法规来约束,以及在神经网络系统内部的安全系统的加强等。

不同于日本的直属机构“公安九课”能够在全球行动,国内的直属的特殊部队则更隐蔽,全组由各领域的精英组成,配备先进的设备与特权,处理关于灵魂黑客的事件。

他们被称为“蛇咬尾”,意味著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结束就是开始、开始就是结束。

 

 

我盯着熟悉的天花板看了一会,耳边响起闹钟的提示音,以及熟悉的电子合成音:“该起床了。”

我翻了个身,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假装睡着了。

“该起床了。”

“现在是早上8点19分,距离下一趟班车还有11分钟54秒,距离迟到还有14分钟25秒,距离….”

我眼见装不下去了,只好无奈的翻身起来,对着床头投影出来的人影抱怨着:“爱丽德,真的不用每天早上都叫我的,真的。”

“我的职责之一就是督促工作上司上班不迟到。”人影露出一个微笑,“我一直是个好闹钟,对吧。”

“我真是败给你了…”自知说不过,我便飞速套上衣服,简单打理自己后拎着包出了门,回头对正在关灯的人影说:“那么一会见,爱丽德。”

“好的,夏也。一会见。”

 

————————————————————————————————————————————————————————————————————————————

“Ghost”意指灵魂,特指人类在互换性的机械身体内产生出的自我概念,是区别人类与机械人的最重要标志。极端来说,机器输入AI就变成了Android(仿生人),而输入“Ghost”就变成了人,或者是生化人。

攻壳背景,原谅我的文笔展现不出来原作的二百分之一。

终于动笔开始写她们自己的故事了。

不虐亲姑娘不开心系列一

预告:你眼中的风景,真的是你所看到的吗?


评论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