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风云传06(给阿晓的加更)

阿离爱上了填坑:

→→阿晓你赢了,你get到了一次加更 @晓·Aurora 

tag#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晞#

不话唠了就这么开始吧

——————————————————————————————

06、过年前总是忙碌的

日子慢慢过去,到了腊月老胡制了腊肠,用的是东方未晞特意打来的山猪肉,看着颜色就觉得好。到了腊八逍遥谷的众人还分了腊八粥,东方未晞看着荆棘对着红豆这种事物的喜爱,不由得还嘲笑对方小孩子喜欢吃甜食。

荆棘抄起刀就追着东方未晞打,美其名曰“看看师妹的刀法有多少进步”。东方未晞漫山遍野地跑,弄得灰头土脸的让无瑕子都有些嫌弃。

过了初十,东方未晞就被无瑕子打发去买门神准备贴门神买韭黄,东方未晞顺势还买了个糖人。老胡看着她一脸“二师兄最爱吃这个”的样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和她说荆棘只喜红豆饼。

不过三小姐说的也有道理,这也是甜食。

两个人大包小包往回走,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年夜饭准备什么好。东方未晞撺掇着老胡让她也来烧一道菜,老胡虽说不放心,但是也只好和东方未晞说这两天开始就帮忙下厨。

东方未晞自然是一百个答应,顺带着还偷偷和老胡学了怎么打铁,丝毫不顾无瑕子“女孩子别打铁了”的嘟哝,看着老胡特意送给自己的一百个铁矿石整天都笑眯眯的。

虽说现在女子不能祭灶,但是逍遥谷才不管那么多,就算是收到了糖人暴跳如雷的荆棘也没想过不让小师妹一起祭灶。腊月二十三五个人齐齐给灶神糊了一嘴的麦芽糖,东方未晞还偷偷尝了点儿。

味道还真不错,下回要不做点儿?

舔着手指往外走,东方未晞一点都不在意自己偷吃了灶糖。第二天要大扫除了,荆棘反而不见了。

“肯定在偷懒。”东方未晞拿了块布蒙着自己的脸,拿着鸡毛掸子扫着旮旯里的灰,开了口就被呛到了。

“先扫着吧。”无瑕子就算是老了也挽着袖子在擦桌子,还指手画脚地对着谷月轩开口这个瓶子怎么擦那个碗儿怎么摆,博古架要怎么扫书柜要怎么清,东方未晞在一边瞥着总觉得自己师傅在找些什么。

可能丢了什么,师傅的年纪……咳咳,师傅莫怪。东方未晞咳嗽了两下,继续抖灰,鸡毛掸子扫来扫去,似乎扫出个东西。东方未晞好奇心起,拿着鸡毛掸子戳了两下,谁知道掉下来个包裹,直直的往脸上砸。东方未晞诶哟叫了一声脚用力往梯子上一蹬,用鸡毛掸子拨了下那包裹之后用着轻功就往后跳,眼疾手快地用着鸡毛掸子给那包裹当了个垫子,掉到地上也会分毫未损。

无瑕子听到自己小徒弟的声音就丢下抹布脚尖一点,扶着东方未晞就回到了地上,顺手接过了鸡毛掸子和那包裹,偏偏他身姿优美,看得东方未晞一阵感叹。

“你不喜练轻功,也不能不练。”

“知道啦师傅,明儿个我就去练轻功。”东方未晞笑嘻嘻地给

“嗯,听话。轩儿,这包裹你拆下,看看里面是什么。”

那包裹上还打了个死结,谷月轩本想把那包裹直接撕破的——能在逍遥谷的东西有问题就怪了,老胡可不是吃素的。东方未晞在一边看了会儿,直接拿走了那个包裹,摁住一根带子之后用手拧另外一根,逐渐地就把这个死结给抽松了。

“未晞儿,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无瑕子也看得稀奇,本来这布也没怎么贵,撕开就撕开了,就是没想到东方未晞还能把那包裹的结打开。

“嘿嘿,小事儿。”东方未晞笑了笑,一个死结之后还有另一个死结,这里面有什么她都开始好奇了。谷月轩也在一旁看着那结,还给了两个建议,结果那都是歪主意,反而把结弄得更紧。无瑕子看东方未晞拆结看得有趣,直接把谷月轩给轰在了一边,自己也开始指手画脚出谋划策。

“师傅别这样,大师兄也是好心。”东方未晞边说边笑,拆着拆着也算是活络开了。东方未晞看着第三个结——第三个倒是活的,就是打得特别死,和死结没什么两样了。

“这个好拆。”无瑕子乐得直接把桌子清了一片出来,东方未晞努力地抽着那根带子,然后特别委屈:“师傅,你叫大师兄二师兄都是什么轩儿棘儿,到我怎么就不叫晞儿了?未晞儿这三个字听起来和小孩子似的。”

“你不就是最小的么。”无瑕子笑眯眯地看着东方未晞把最后那个结给抽开了,三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包裹里的东西上。东方未晞打开来一看,里面却是一叠叠的画轴——怪不得又长又重,有些还泛黄了。

“画儿?”

“原来在这儿。”

东方未晞有些惊讶,但是谷月轩和无瑕子却是一脸感慨,谷月轩想到那些东方未晞解开的结不由得笑了:“阿棘还真是用心良苦。”

“嗯,这些东西被未晞儿找到了,功劳归她。”

“所以这是什么啊?”东方未晞手快直接打开了一个画轴,里面却是一个小娃娃在荆棘里面哭泣的样子。

“这是阿棘。”

谷月轩笑了笑,刚要开口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荆棘。他咳嗽了下对着自己的师弟招手,语气里面还有些欣喜:“阿棘,你把这些画藏得真好。”

“什么画?”荆棘有些疑惑地走过来细看,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尤其看到东方未晞疑惑的脸还有她手里的那幅画像,脸居然慢慢变红了:“我,我不是都扔了么!”

“扔了做甚,兔崽子你不知道这多好啊,以后等你师兄和你老了还能说‘以前我捡到我师弟的时候’,要徒孙不信还能把这证据拿出来。”

“师傅别打趣二师兄了,快和我说说?”

“以前啊……”

“诶呀二师兄你别走啊,不就是被捡到的么?我也是被我爹娘捡来的,生什么气啊。”

“东方未晞!”

“未晞,回来吧。”谷月轩憋着笑把自家小师妹给叫了回来,提到荆棘身世荆棘总是很在意,倒是小师妹一通胡搅蛮缠,把整件事情弄了个干净。

“来来来未晞儿,我们看画。”

“诶师傅,这就来。”

完全可以说是见证了一把二师兄的黑历史,东方未晞的心情好了不少,哼着歌儿去给老胡打下手练做饭。最后她敲定了一道韭黄炒鸡蛋:简单又好吃。

老胡看着三小姐动手的样子表情特别欣慰,虽然咸淡没那么把握十足,但是好做,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情。

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又糊窗户。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杀鸡杀羊赶大集。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遍地走。大年三十放炮仗,守完岁才讨红包。

东方未晞哼着完全不在调上的歌谣,跟着老胡跑到了杜康村给人别岁,溜了一圈把自己这几天来打到的些许毛皮硬塞给了村长,安慰了两句略有些体弱的孩子,还特意给他们塞了两块糖。

二十七八两天东方未晞天天泡在小温泉,还美其名曰“练内功”,实际上就是泡着偷懒还自称是在洗尘。无瑕子并谷月轩与荆棘也不好打扰人家姑娘,只能隔着远远的在吃饭的时候把东方未晞给叫回来。荆棘本不想干这件事情,结果谷月轩直接用着“我去忘忧谷给各位前辈送年货”的借口给跑了,只好跑过去然后运足内力吼一声“东方未晞!回家吃饭!”

“来了来了。”东方未晞的声音由远及近,配合着轻轻的脚步声显得轻功进步了许多。荆棘又想起了谷月轩那句“我都有些许羡慕未晞的资质”,但是还是啐了一口。

“恶师兄,多谢多谢。”

“讨打不是?”

荆棘叼着根不知道哪儿扒来的草叶,绿油油地看着根本没有感觉到冷。虽说是腊月,但是在逍遥谷内可称得上是四季如春,最多也就比往常冷那么一点儿。

随着大年三十将近,东方未晞愈发跳脱,整天满山谷乱窜,被无瑕子看到了还说自己在练轻功。不过过年无瑕子也就随她去,不过他肯定到明年东方未晞就不会那么兴奋了。

毕竟是第一年嘛。无瑕子喝了口茶,白色的发丝在太阳底下银光闪闪,显得分外像是仙人。

“未晞儿,明年我可要查你的功夫的,若你不努力的话可是只能练着逍遥刀法。”

“放心吧师傅,你看我那么聪明,还自创了东方心法呢。”

“去去去,给我泡茶。”

“是是是。”东方未晞随口答应着,帮着老胡给无瑕子沏了杯茶送了过去,然后看着星星特别期盼:“师傅,明天除夕我们放烟花不?”

“放,每年都放。”

“太好啦,那我们元宵节去洛阳看花灯么?”

“吃元宵就好啦。”

“接下来清明节踏青,端午节吃粽子咸蛋,六月六下馄饨,夏天吃西瓜,重阳去赏菊,然后兜兜转转到了十月桂花开吃桂花蜜。过了短时间就立冬了吃饺子,冬至夜吃年糕猪头肉,然后就又过年啦。”

“想得到挺美。”

“嘿嘿,总要有点盼头不是。”

东方未晞坐在一旁托着脑袋听无瑕子讲着逍遥谷曾经的一些趣事儿,比方说大师兄练拳结果第一天手痛的哭了,再比方说二师兄想吃红豆饼想吃地在地上打滚。收了一肚子师兄们黑历史的东方未晞特意看了看周围,确认不会被灭口。

“阿棘,今天师傅高兴。”谷月轩坐在屋顶上对着荆棘举了下杯子:“可不能让未晞扫兴。”

“这小狐狸以后越来越狐狸了。”荆棘呸了一声放下刚刚拿起的刀,听着房间里一老一小一个说一个笑,神色倒是柔和了许多。

“不过阿棘,你想吃红豆饼么?”

“大师兄,你想切磋么?”

-tbc-

顺带这里说下加更:一个是评论有段子或者给我灵感的评论,亦或者是指出不足什么的,都有可能收到加更掉落ww当然还有什么生日也是可以的【。

不过给阿晓的加更是很严肃的,也是谢谢你一直刷我的掉落力求第一个评论啊什么的,么么哒!超感谢啦!

评论
热度 ( 49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阿离爱上了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