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六)

就这么决定好了?不改了?不后悔了?

嗯。

那好吧,你先把你师兄搞定,我再去搞定你师兄。

 

 

当东方未明面对着许久未见的大师兄的时候,他笑了。

谷月轩充满期待的眼神他不是没有看到,所以他下手的时候故意偏了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

无瑕子瞬间灰暗下去的眼他也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最后掩上了无瑕子的眼。

玄冥子十分满意,仰天长啸,多年的怨气终于得以抒发,得以扬眉吐气,所以当东方未明站到他身后使出九阴龙爪的时候他还是反应慢了那么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

脸上的笑意还未褪去,就凝结在脸上,仿佛不敢相信一般,指着双手鲜血的东方未明你了半天。东方未明摊摊手一脸我只是个路过看风景的无辜群众,笑的人畜无害。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推了玄冥子一把,一代老贼阴谋家轰然倒地,最后听见的一句话便是“师叔,我这招烛龙泣天用的怎样?”

 

 

解决了导致父母惨死的直接原因之一,东方未明反而没有觉得轻松一点,他愣愣的看着逍遥谷熟悉的一切,慢慢的抱起谷月轩的“尸体”和无瑕子的“尸体”,轻轻地靠在一旁的柱子上,他还细心地为无瑕子整了整因为倒下而凌乱的衣服,最后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四年的屋子,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向谷外走去。老远就望见一个红色身影赤着脚站在那里。

“你搞定了。”

“恩。”

骷髅姬长出一口气,向两人“尸体”的方向伸出手,以东方未明这时的眼功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人的尸体正在慢慢的发生着变化,谷月轩的伤口最先被修复,其次是无瑕子的脸色渐渐恢复如常。瞒天过海最重要的基础就是让自己也先被瞒住,不过自己亲手杀死了大师兄是事实,无论他现在安好。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鲜血粘稠的在手上总是觉得洗不掉。不过,这大概就算是自己与大师兄的恩怨已了了吧,毕竟这也算是杀过了他一次。

“现在我们去哪里?”骷髅姬收回手,转过身来问东方未明,一双蓝色的眼睛如同洗练的天空,她双脚一提飘在空中,像是鱼入水中翻了个转。

“去找五毒宝典。”

 

 

荆棘逃跑了。

他现在脑海里满是大师兄临死前的样子,闭上眼睛就是无瑕子被生生气死的惨状,以及那个曾经一点也不机灵,只是会傻呵呵的笑的小师弟一掌贯穿谷月轩的样子。

他现在后悔了,不应该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不是我想要的….师父…”

他捂住脸跌坐在地上,泪水无声的从手指间的缝隙中滑落,滴落在黄土上,了无痕迹。

“师傅你知道吗..我最开始真的只是很不服气…”

“我真的只是想让你看看…..大师兄能做到的….我能做的更好…我也不比他差多少…”

“我真的只是这样想的…真的….”

“师父….”

“大师兄….”

荆棘猛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眼见一袭蓝衣从山崖下慢慢走上来,脸上不悲不喜,长长的马尾随着走路的动作一甩一甩的,像极了某个不知道时间的下午,他叼着草根靠在树下乘凉,眼见老头子新收的小徒弟从杜康村回来,一副正经的表情,习惯了他平常嘻嘻哈哈的傻样子一时间竟有些认不出来自己的小师弟。东方未明好像是在想着什么一般没看见自己,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他心里想着这小子见到怎么没反应就伸出手去狠狠的打了东方未明一把,对方吃疼转过头来,见着是荆棘,原本抱怨的神情一下子转变成了一个灿烂的笑脸,两个人之后说了什么他也记不得了,后来只是觉得这个小师弟还是傻乎乎的,不过还是挺有意思的。

而现在一掌穿过大师兄胸膛的东方未明和傻乎乎笑着的东方未明在他眼前渐渐融合在一起,成了站在他面前伸出手的东方未明。

他说,二师兄,你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佛剑魔刀瞬间出手,一招刀剑啸招式逼人,荆棘发誓这一招用了他几乎所有的武功极致,然而反观东方未明只是紧退几步,提起剑轻轻一拨,竟将他的攻势化解在一边,剑气在地上深深地扫出了一道痕迹,一时间尘土飞扬,两人的视线也有些模糊不清。

“二师兄,你怎么了?”

又是一招走剑行刀,可是依然不能击中对面的这个人,荆棘发觉了,那个自己一直以为很傻武功不强的小师弟,武学早就在他之上不知什么层次。

“二师兄,你是不是因为我杀了大师兄的事情在生气?”

“闭嘴!!!!”
荆棘吼道,可东方未明像是没听见一样接着说;“其实我也不想的啊,大师兄不听话不吃药,我有什么办法….”

“我让你闭嘴你没听见吗!!!!”

荆棘刀剑合攻,招招要取东方未明的性命,东方未明应对的也柔韧有余,正在两人僵持不下之时,耳边传来一声冷哼:“这就是玄冥子所谓的得力助手?”

荆棘心中一惊,正是龙王来了。东方未明也退致一边,对着龙王作揖:“教主。”

“这是何情况?玄冥子呢?”

“回教主,玄冥子有反叛之心,已被属下诛杀。”

“哦?能够杀死玄冥子,看来你也是个不服于人的家伙,果然是我教的可造之材。”

东方未明心里一惊,暗想:龙王对于玄冥子之死如此轻描淡写,难道说早已看玄冥子怀有二心想要除掉他,那自己的一举一动是不是也处于龙王的监视之下?

看着对面的荆棘,东方未明心里更是慌张,不行,今天说什么也要把二师兄保出去。

计划只能提前一点点了。他对着一旁的骷髅姬使了个神色,骷髅姬会意,悄悄绕致荆棘身后。自己仍然面不改色的回应着龙王。

“龙王过奖,属下不才,是玄冥子一时大意才侥幸得手。”

说罢他又指了指一旁的荆棘,说道;“恳请教主让属下自行处理,毕竟师兄弟一场。”

“东方未明你!!!”

荆棘神色大变,片刻后又恢复如常,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荆棘一生,错事做尽,以为自己可以出人头地,到头来——”

他看了一眼龙王与东方未明,“原来,我绕了这么远的路啊…”

“师傅,师兄,我犯下的错,等到见到你们再教训我吧…”

“只不过今天…我要把你们未尽之事完成!!!”

说罢,提起刀剑向东方未明攻去,东方未明欲格挡,谁知一招刀剑启程竟是虚招,佛剑剑锋一转,直直逼向一旁的龙王!

“!!!”

龙王也是一惊,闪身一躲,紧接着荆棘魔刀又致,一时竟令龙王难以招架。东方未明眼见不好,未等龙王出手,抢先一步使出神行功法绕致荆棘身后,出手如电点了荆棘八处大穴,不等荆棘回头就是一掌,将人逼到悬崖边。

“东方未明..”

气血被封的荆棘只能勉强以剑撑着身子,看着对面的小师弟。对面的人还是一脸不悲不喜,可是仔细看,又像是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脸。

原来,你还有这种表情啊。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荆棘压下喉头的甜腥,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向着东方未明砍去。

“二师兄,原谅我。”

耳边忽然闪过东方未明的声音,随即他觉得身体一轻,随后不断地向下坠去,天空离他越来越远,他任命的闭上了眼,眼中最后所见便自己的小师弟站在悬崖边,向他看去。他心里想着便是东方未明你是傻吗。

随后感觉自己落在一个很暖的怀抱里,失去了知觉。

 

 

东方未明站在悬崖边,一直站到日落西斜,然后向前探出了一步。

“怎么,你想死吗?”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把他往后拉,他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笑了笑没回头。

“你师兄这会已经没准在去往东瀛的路上了,不用担心,风吹雪答应过会让他平平安安的,只不过这样他就可能恨你一辈子了哦?”

“没关系,”东方未明盘腿坐下,揪起一根杂草在嘴里叼着,“只要他还活着就好,这是唯一一个方法。”

能够瞒得过龙王的,只有死人。

骷髅姬看他还坐在悬崖边上,冷哼了一声;“你要是想跟着他去,现在闭上眼睛我推你下去,保证一点也不疼,一睁眼睛就能看见你师兄。”

“哈哈哈..”东方未明笑了,“摔下去很疼的啊,我怕疼啊。”

“真的不疼的,我女王从300米的楼上跳下去都没事儿…虽然也不能这么说…”

“嗯?你问我我女王是谁?”

“她是一只母猩猩。”

———————————————————————————————

卡文期,想看九州治愈一下呜呜呜呜….

还有大概两到三次更新完结。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