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七)

时隔多日的更新QAQ卡文中….

安利荆明群QQ:492222905,有兴趣的荆明妹子欢迎勾搭XD

——————————————————————————————————————————————————————————————

中原正道各大门派现在前所未有的团结,原因就是天龙教。

天龙教暂时未有任何大动作,不过小动作不断。有线报称天龙教在西域的总坛正在不断往外扩张,大有吞并周边的中原小派之意。

自从逍遥谷叛徒东方未明在两个月之前杀龙王强夺教主之位后,天龙教就好似从上到下脱胎换骨了一般,帮内氛围狂热。更不用说东方妖人寻得了失传已久的八部天龙功法,武学已然入无人境地,亦可杀人于无形,一双毒掌更是无人敢与之抵抗,加上他独有的百毒不侵体质,一时间放眼中原正派竟无人能与之抗衡。

而不光是东方未明,他身边的护法也极为难缠。有传闻这新任护法迦楼罗本是西域人,身怀西域妖术,可控制人身心,令同门父子兄弟自相残杀。不过这迦楼罗从不以真面容示人,终日带着一个面具,所以之间为止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此外这迦楼罗妖女还精通十八般兵器,武学造诣极深。

不过在逍遥谷大弟子谷月轩的聚集下,各大门派陆续结盟,准备时机成熟就攻上天龙教,杀他个措手不及。不过也有传闻当年的天龙教教主天王重出江湖,聚集了一批势力,也似要往天龙教上走一遭。由此看来天龙教的一场大战是在在所难免的,更何况已经服下唯我独命丸的一些门派不知从何处已经得到解药。他东方未明人数再多也没法抵挡这众多数一数二的好手吧。

现在三方正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水面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暗藏杀机。

有些正派人士主张主动出击,而不是像个缩头乌龟似得被动受敌,但都被谷月轩一一驳回,时间一长不免有些声音说谷月轩还念着师兄师弟旧情不愿出手。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这声音越来越大,谷月轩看在眼里却无法说什么,只得在心中暗暗苦恼。

这日傍晚,谷月轩独自一人坐在房中,近日来正派人士与天龙教的摩擦越来越大,如果不加以控制恐怕一战在所难免,可是——想起自己在东方未明手下败落时以为自己已经魂归西天,醒来却发现自己安然无恙,一旁的师傅也依然健在,不由得怀疑小师弟这么做其实是另有隐情,所以才迟迟不愿下令。可身边的人无一不认为东方未明已经无药可救,无一人可以商谈。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曹鄂华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碗补汤,谷月轩示意她放在一边。曹鄂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默默地推开门,却不想撞上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荆..荆公子?!”

谷月轩闻声抬头,门口站着的正是荆棘,腰间佛剑魔刀,一身风尘仆仆,可脸上表情却是从未有过的平静。谷月轩大喜过望,忙迎了上去。他很久没有这个师弟的消息了,有传言他已被东方未明推下山崖,现在看来果然是另有隐情!

 “师弟!你…”

“东方未明在哪?”

还没等谷月轩的话说完,荆棘冷冷的开口,谷月轩不由得愣了一瞬,沉默了一会后开口,“在天龙教。”

“呵呵呵..果然…”荆棘冷笑几声,“你现在是不是正派的领袖?”

“是..可是师弟..”

荆棘打断了他的话,“那正好,我也要上天龙教,出征的时候叫我。”

“师弟!我相信小师弟是有他自己的原因所以才......”

“谷月轩!”荆棘又再次打断了他的话,“你到底要这样犹豫几次才甘心!”

谷月轩愣在那里,“什么?”

“我受够了你这总是好好先生的面孔,现在也是,那时也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早就死了!”

谷月轩没想到有一天从荆棘口中会听到这样的话语,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我不管他东方未明是不是另有隐情还是真心下手,你现在是个领袖!是个武林盟主!他们不需要畏畏缩缩的头领!如果东方未明另有原因,那也等到之后再说!现在外面的人都希望你能够做点什么,能够做点他们想做的事,你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他抓起谷月轩的领子,直直的看着谷月轩的眼睛,“无论是与否,要以大局为重。”

说罢他把谷月轩扔到一边,双手抱臂在一旁站着。月光照在他脸上,显得荆棘更加冷峻。

“师弟..你还在怪我吗?”谷月轩苦笑着这摇了摇头,看着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师弟。

“不。”荆棘出人意料的否定了,谷月轩惊喜的看着荆棘,荆棘尴尬得背过脸去,“但是不表示我依然回逍遥谷去。”

“是吗,那也好。”谷月轩的心结终于得以解开,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不过师傅很想你,有时间多回去看看。”

“老头子才不会想我…”他嘟囔了一句,谷月轩不由得笑了。

“要回去,也要等天龙教之后。”

“东方未明,你个臭小子给我等着…敢打你师兄…”

 

 

远在西域的东方教主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觉得背后发凉。对面的骷髅姬皱了皱眉头,把手中端着的汤碗又往东方未明鼻子底下送了送:“喝,别废话。”

东方未明看着汤碗中深褐色的汤药,往后躲了躲,别开头。

骷髅姬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好好好我喝我喝…..”辛辣的苦味在嘴里炸开,呛得他直咳嗽,骷髅姬急忙端过来一碗水让他喝下,“咳咳咳…下次还是别喝这么多了..”东方未明往床上一躺,换了个自己舒服点的姿势,转过头来看着骷髅姬。

“他回来了吧。”

“是。”干脆利落的回答,骷髅姬点点头,“今天早上的船,这回估计已经到华山派了。”

“是吗…哈哈..估计这回免不了一顿好打了…..”

骷髅姬双手抱臂看着面色苍白的东方未明,叹了口气,说道:“按照沈澜给的方子,这次大概可以撑个一两星期,不过要是接着加大剂量的话是会有生命危险的,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尽量不要运功。”东方未明刚要说话,“不行,不许去看你师兄。”东方未明只好闭上嘴乖乖的躺在一边。

“原因是什么?”

骷髅姬摇了摇头。“沈澜还没办法,但是我大概能猜到。多半是你的毒功和八部天龙功法一阴一阳两种功法相互冲突,相互抗衡而产生了反应,直接作用在你的身体上,首当其冲的就是……”

她抓起东方未明的头发,虽然东方未明平常扎着马尾头发都聚拢起来,然而还是可以从骷髅姬抓着的指缝中看见大片的白色,“你的头发。”

“白色也挺好看的。”东方未明倒是毫不在意,“反正也没人看见。”说罢他又笑了笑,“别让沈澜知道就好了,不然她又该骂我了。”

骷髅姬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她现在无法使用自己规定外的所有修改能力,所以无法将东方未明治好。幸好在把程序锁定之前复活了沈澜,不然这会真的没办法了。

不过只要是能够最后一步的话,也没问题…..

“给我两样东西,给我做引子。”骷髅姬向东方未明伸出手,他看向一边的桌子,骷髅姬顺着他看的方向看过去,一刀一剑端端正正的摆在桌子上,光亮程度如同刚从熔炉里锻造完一般,可见主人对此爱护极深。骷髅姬拿起这一刀一剑,嫌弃的看了一眼太乙剑,“好难看的剑,像是大剪子。”

然后就看见听了这话的东方未明绽开了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护犊子的师兄很可怕,护犊子的小师弟更可怕,哼唧。

只见她双手托着刀剑,轻轻往上一抬,两把武器瞬时间就像是融化的铁水一般相互交融在一起,在空中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竹子样式的挂饰,落在骷髅姬摊开的手心里。

“给你这个,等到计划进行到最后一段的时候我可以用这个找到你,不过你现在要随身带着它,好让它可以记住你。”骷髅姬把挂饰交给东方未明,看着他戴在脖子上。“我现在是真的没有所谓的妖术了,接下来全靠你自己了。”

“嗯,那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东方未明掀开被子走下床,整了整衣服,推开门向外走去,身后的骷髅姬点了点头,拿出虎纹面具带上,和他一同走出去。

“每个故事都有的大决战该来了。”

 

 

不接受谈人生_(:з)∠)_


评论 ( 5 )
热度 ( 8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