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八)

完结倒计时

基三有毒QAQ

 

也许有人以后回忆起来正派人士联手围剿天龙教总坛的时候,眼前依然还会闪过那地狱一般的光景:正派人士与魔教人士相互厮杀,血流成河,满地的残肢断臂,不分什么武功套路,不分什么正邪与否,每个人的眼中都是红色的,只是想要对方的性命而已。

也许世界上真的没有绝对的正义,和绝对的邪恶吧。

 

东方未明看着眼前地狱般的景象,终于知道为什么张强会疯掉,任何人在见到这一副场景之时也都会丧失神智的。扬起的刀,飞溅的血,无一不在刺激着他。但是他还是对自己说,坚持住,我要坚持住。

瞬间扔出去三个围在自己身边的人,东方未明直直的撞上了看向他的荆棘的双眼。

坚持到师兄来的时候。

两个人身边瞬间清出一大块空地来。一人手里拿着佛剑魔刀,刀剑双绝天下无双;另一人赤手空拳,毒掌出手无人能解。同为一师门出身,最后却依然站到了对立面。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师兄啊,你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要是你这臭小子没把我推下去就更好了。”

两人毫不着急,居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根本没有将周围紧张的气氛放在心上。有人想趁机偷袭东方未明,还未出手就被重重的拍了出去,筋骨寸断口吐鲜血。只见护法迦楼罗将一把足足有半人高的重剑插在地上,脸上满是狂热的笑容。

“教主想打个痛快,”然后手中重剑一挥,剑锋所过之处立刻出现了一道深深地裂缝,“过线者,死!”

“迦楼罗。”东方未明语气中满是责怪,“出手太重了。”

“呵呵呵呵呵是吗?出手太重?”迦楼罗一阵怪笑,面具后面蔚蓝色的双眼渐渐浑浊,“我怎么不知道?!”

她看向身边得正派人士,众人都被她不正常的狂热唬了一跳,一时间竟没人敢上前。

“阿棘!”

谷月轩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师弟,却见东方未明对他一笑。

“师弟….”一声师弟也不知道是在喊谁。

“今天这么多人,这是热闹啊…”

东方未明说着拿出了一个盒子,有眼尖之人看见上面几个大字,失声叫了出来。

“是圣堂之钥!”

此言一出人群瞬间哗然,传说中的圣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人人都想分一杯,看着身边人的眼神都多了几分不正常,只听得一人大喊:“不要相信东方妖人的话!那圣堂之钥是假的!”

说话的正是河洛大侠江天雄,他一脸正气凛然,“这是他用来挑拨诸位团结的幌子。真正的圣堂之钥…”

“真正的圣堂之钥在你手上,对不对?”东方未明却打断了他的话,此话一出更是哗然,然而接下来的话才是重点,“天意城主,江天雄江大侠。“

“江天雄是天意城的背后主使?!”

“怎么可能?这是骗人的吧!”

“不..这也有可能….”

一时间众人质疑声越来越大,纷纷看向江天雄。江天雄倒也不辩白,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哈哈哈好一个己莫为。”江天雄仰天长笑,“江某甘拜下风。不知东方教主意下是否有想与我等联手对付正道?”

“不敢不敢,只是江大侠是不是还忘了一件事情?”

“哦?江某不知?还望东方教主告知。”

“那就是…东方曦和宫夕瑶的性命!”

说罢东方未明施展神行功法,瞬间出现在江天雄身后,江天雄一惊,忙出手防御,却发现自己内力无法运转,身体也不听使唤,抬头对上了迦楼罗蓝色的双眼,看她以口型说出:最后一次是留给你的。“你们…”江天雄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死在一个后辈手里,还是以这样的死法。东方未明一招烛龙泣天将他穿了个透心凉,一代枭雄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死去了。

“抢圣堂之钥啊!”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场面立刻开始混乱起来,正道人士纷纷出手,也不管对方是谁,竟相互对打了起来,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抱着这样的想法:能少一个是一个。荆棘也瞬间攻向东方未明,两人也开始相互过招起来,一招一式看似简简单单,却隐藏着千万种变化,看的人为之惊叹。一旁的迦楼罗以一打多竟也打得有声有色,重剑轻剑来回切换,周围已经躺下了好几个有名有姓的好手。

荆棘看着自己对面的东方未明,还是看不透他在想什么。说到底,荆棘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师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包括现在。

一下傻乎乎,一下无情冷酷,一下又笑嘻嘻,看着简简单单的,其实心里想的比谁都多。

自己掉下去的时候,他其实是哭了吧。

哭的很伤心。

哭的自己心里,也很疼。

然后他就眼看着东方未明撞上了自己的刀锋,鲜血染红了东方未明蓝色的衣衫和荆棘自己的手。荆棘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以为以他的身手这一刀根本伤不到他的。血色迅速从东方未明脸上退去,变得死人般苍白。荆棘急忙以手搭脉。忽快忽慢的脉向根本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抱起东方未明,全然不顾周围的混乱场景,他慌了,一时也不知是该将刀拔出来还是怎样,只是抱着他。

“师兄。”

怀中努力睁开一丝眼缝,看着自己想念许久的脸,笑了。

“你别说话!我们现在回到忘忧谷去找神医!去找大夫!你一定可以没事的!你!….”

可东方未明伸出手捂住了荆棘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

“师兄…..你知道吗…..我一直很矛盾……”

“大师兄的父亲….杀了我娘….”

“但是..师傅对我….又很好….我..实在是不想这样做..”

“真的不想…..”
“所以….我要做…..一个恶人…就可以正大光明的报仇….也不用..担心…”

“师兄..对不起..”

“对不起….师兄..你能…抱抱我…吗?”

眼泪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东方未明看着渐渐模糊的红色,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消失,闭上了眼睛。

“他本来也要死的。”

荆棘红着眼看着说话的来人,迦楼罗满身鲜血的站在那里,面具在打斗中掉落了,露出了她真实的脸,一张看似荆棘却又不是的脸。

只见她伸出手,指着东方未明脖子上的小小挂饰,说道:“不过他还在那里。”

“沈澜说过,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样的死法…也许是一点小小的任性吧…

“我们计划将他的所有仇人都清除,然后用这个,让他一切重新开始。”

“计划成功了,也失败了。”

“他让谷月轩当上了武林盟主,杀死了父母仇人,还保护了你。”

“你想跟他一起去吗?”

“…那就去西域找我…”

荆棘没出声,抓住了竹子挂饰狠狠地握在手心,也紧紧抱住了东方未明。

迦楼罗笑了笑,终于体力不支倒下了,她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翻过身,对着天空抓去,喃喃道:“夏也…….好疼啊…..…夏也…...夏也…….”

仿佛有人会回答她一般。

 

天龙教一战,中原陨落了不少好手,几大门派元气大伤,不得不继续与其他门派联合已获得喘息的机会。逍遥谷的大弟子谷月轩成为了新一任的武林盟主,婉拒了华山掌门的亲事,专心操劳各大门派的关系。

没人再看见过荆棘,有人说他回到东瀛去了,有人说他留在西域,还有人说他成为了一个独行客,流浪于各处。

 

 

沙漠中,一人身披着斗篷艰难的行走于黄沙之中,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蓝色的竹子挂饰。

臭小子,一句道歉就想走了吗?

这一次,一定不能放过你。

下次完结

评论 ( 3 )
热度 ( 9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