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 结局

天上的星星多么美丽,可是没有你,一切都没生机。

 

 

大漠的夜晚晴朗寒冷,天上的繁星也看的一清二楚,一颗一颗像是情人深情的眼。

在无边的星斗之下,两个相同发色相似容貌的人在火堆边坐着,誰也不开口说第一句话。风吹过火堆,在地上的影子一跳一跳的,像是荆棘白天见到的西域舞女。

“我…….”“你……?”刚开口就被打断,两人互相瞪着对方,可谁也没在谁的眼里看出个所以然来。少时,迦楼罗递过来一坛子酒,荆棘也毫不客气的接着了,猛灌了一口,甘甜的葡萄发酵出的酒虽然没什么劲,却味道正好,在口里回味绵长。

“你是不是想去找东方小子。”迦楼罗丢出来一句,不是疑问是陈述句。荆棘没否认,拿起酒坛子又大口喝了起来,一直到整坛酒都见了底才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和自己相似的女孩——她看起来只是20出头——拿出了挂饰。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目的,也不知道是你和那个傻小子之间是什么关系,我只是知道,我要去找我的小师弟。”
“找到了之后呢?”迦楼罗反问道。

“先是要打他一顿,然后按着他的头给老头子和大师兄道歉。”

“呵呵…”迦楼罗笑了笑,“好吧,我帮你,不过可能会疼了点。”
“?”荆棘还未明白这话的意思,之间迦楼罗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刀来,直直的捅向自己的心口。

“没办法啊…强行洗牌只能这么开始..忍着点吧。”

看着眼前慢慢停止呼吸的人影,以荆棘的尸体为中心的景象开始崩坏,迦楼罗——骷髅姬捡起荆棘手中的挂饰,双脚一蹬飞了起来,慢慢的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小的团,闭上了眼睛。

如果重新开始的话选个什么人好呢?啊,决定了,就是她了。

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然后世界归于平静,那堆篝火还在燃烧,只是旁边没了人的痕迹。

 

 

 

 

 

                                                                                      

华山派老掌门的女儿又离家出走跑出去玩了。

老掌门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无奈老来得女,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着,更何况还有一个夫人护着,根本拿她没办法。

人都说曹掌门的掌上明珠曹雪阳是难得的武学奇才,年纪虽小,却能和江湖上的个中高手不相上下。为人也极为豪爽,结交天南地北的朋友数不胜数,都称为女中木兰。只是这曹雪阳天生不是个个安安分分的性子,三天两头往外跑,一跑就是几个星期,曹掌门虽抓过几次,最后还是由她去了。

 

逍遥谷后山,两道人影正在切磋过招,往来百于招之后,一方终于渐渐展现出疲惫之意,另一方趁此机会一刀攻去,逼得对方生退了两步。
“你这剑法也不行啊。”荆棘对着对面的人嘲讽一笑,对面的曹雪阳不以为然的用剑点了点地,“别说我,你也一样,再说我还没拿出压箱底的东西呢。”
“哼,借口找的不错,再来!”
废话不多说,两人又战起来,你来我往拆招过招间尽是淋漓痛快。在四百招后曹雪阳终于抓住了个机会,将荆棘击退十余步,反手按动剑柄上的机关,只见片刻之间长剑竟展开变为了一把重剑,紧接着凝神提气,举着重剑高高跃起,似要借着这一招决出胜负。荆棘见状也不躲不闪,运足力气准备正面硬接这招!
“阿棘!”
“鹤——归——孤——啧......”
两人听见这呼喊声同时一惊,曹雪阳瞬间偏转方向,重剑砸在了荆棘身旁的空地上,气劲未消使得地面砸出了个巨大的坑出来。荆棘也急忙收手,将硬生生将刀锋避开曹雪阳,砍中了一旁的大树。一时间尘土飞扬,落叶漫天。

“哼。”

“啐。”

两个人心里同时想的一件事:没打够。

“阿棘,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师父新收的徒弟,叫…”

“东方未明。”

两人同时开口倒是把谷月轩吓了一跳,然后笑笑说:“原来曹姑娘也在啊。原来你们认识?什么时候的事情……”

荆棘一脸毛骨悚然的笑容看着不明觉厉的东方未明,冲曹雪阳一摆头,曹雪阳也坏笑着拿出一个东西来,说了声:“东方小子!”

“呃?”

突然被人叫到名字的东方未明下意识的应了声,然后接住了对面的人扔过来的东西,摊开掌心一看,是一个蓝色的竹子样的挂饰。

瞬时间有很多东西冲进他的脑海里,尖叫咆哮哭声笑声,最后眼前出现一张脸。红色的头发桀骜不羁,总是一脸不屑的表情,是自己记忆最深处的,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

他抬起头来,对面对着他的荆棘绽开了一个大大的,傻乎乎的笑容。

“二师兄,我回来了。”

 

意气凌霄不知愁,愿上玉京十二楼。

挥剑破云迎星落,举酒高歌引凤游。

千载太虚无非梦,一段衷情不肯休。

梦醒人间看微雨,江山还似旧温柔。

 

全文完。

后记

终于写完啦,虽然自己觉得文笔挺糟心的,要表达的意思一般也没表达出来,但是好歹还是第一个敢动笔写文的cp所以觉得还是很幸福。

关于东方未明。

就如同未明有很多路线一样,每个路线的他也都不同。有的狡诈有的质朴有的聪慧有的多情。我写的未明儿,大概就是一个武功不是很好,努力成果也不大但是依然很向往江湖的一个未明儿,就像是他说的一生都无法触碰到顶端的一角。这样的未明儿只是想好好的过着每一天,和师兄师傅在一起,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但是知道了真相之后的他无法让自己忘记这段血腥,又不想打破这样的生活,两相矛盾让他不知道怎么才好。

这时候骷髅姬的一番话是最能够打动他的。你想要绝世武功?行。你想要报仇?行。你想要称霸天下?行。你想要什么都行,只是你的一句同意。他几乎再这样的条件下动摇了。但是最后一根绳子把他拉了回来。

这根绳子就是二师兄荆棘。

因为荆棘,未明儿不惜被人成为叛徒,不惜好友相残。他知道以荆棘的性子的话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一定会去阻止他,他不想让荆棘受伤。

所以,他就把自己安排在计划的最深处。其实计划也不是计划,只是他们 做的一个小小的约定。

骷髅姬说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霸主耶你怎么这么不同意呢?霸主耶。想什么来不是什么来?荣华富贵名马后宫佳丽三千人哎

未明儿摇了摇头,说可我只喜欢师兄啊。

骷髅姬大概是真被这句话说服了,她见过每一个这样说的未明儿,最后都或多或少的留下遗憾,不是荆棘远走就是荆棘死去。这两个人就像是天生只能活一个一样。

所以未明儿选择自己死。死之前还是要为父母报仇,于是他“杀”了大师兄,杀玄冥子,杀龙王,最后杀死了他自己。

他是真的很喜欢荆棘,从一样身世的注意到长年累月的积累,一点一滴。

关于荆棘。

也许一开始未明儿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傻乎乎的小师弟,每天很发奋但是成效颇微。每天追着他跑很有趣。看着他傻笑的脸就像上去揍他一拳。也是一点一滴,最后发觉自己已经没办法不见他了。

荆棘的爱也很隐藏,他也许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未明儿。或者说只是把身世相似的同情和注目错认成感情。但是最后当未明儿撞上他的刀的一瞬间,他慌了,从未有过的慌乱,他不知道怎么去做,只能看着未明儿一点点闭上眼睛,再也不张开。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啊,我是喜欢这个人的。

关于骷髅姬。

AI爱丽德,喜好玩游戏,性格很比较恶劣。一开始她只是想要找点乐子,给未明儿一个外力助推,让他去把武林这摊水搅得更浑。但是在很多个周目之后她渐渐发觉未明儿对荆棘的执念,像所有发现秘密恋情的人一样,她开始好奇,最后决定帮助未明儿。
大概一半是想起了她自己的缘故(被称作程序错误的爱)。而且她也知道,看人玩游戏是最没意思的。于是决定自己也加进来。她把自己的程序锁定,留给自己必要的次数技能,成为了护法迦楼罗。
顺便一提面具上有狂化属性,是为增强攻击。
一开始她做了一个存档,把未明儿的记忆放了进去,想让他在新世界重新开始,结果后来荆棘也加了进来,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因为这个荆棘,也许是唯一一个对未明儿有所表示的荆棘。
让两个人重新开始,重头再来,也许这一次该说的话都能说清楚了,不也是很好的吗。
蹬了二花的号纯属私心,个人认为如果没有这个妹子的话三个人还能和谐一点…再者说曹掌门,你肯定读过书对吧,怎么给女儿起了个这样的名字,你夫人她知道吗!

因为是头一次写文,情节安排肯定不是很紧凑,有的章节没细看就发了上来,有的时候就忘记自己到底要写什么,波波折折终于完结了实属不易,自认为文笔很渣,都大家一笑了事。
引用我最喜欢的up陆夫人的一句话,各位看官姥爷对不起,我一定会努力的。【鞠躬】

又及,写个后记觉得比文讲的还明白,我这文笔多半是废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6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