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明】荆明叫醒三十题07.......(病十题,前传)

晓·Aurora:

*荆棘X东方未明 


*病十题,前传


*群里大家一起连楼的三十题


地址:http://www.spinates.com/post/2085


*07. 搂在怀里太紧醒。 


————————————————


原谅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正剧,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和大家画风完全不一样。


肾力不足,脑洞枯竭,我只想走心。


所以捡起了病十题的梗,来填。


 


病十题,前传。


未明救回坠崖的二师兄。


————————————————


07. 搂在怀里太紧醒。   


 


荆棘本以为自己注定命绝于此。


四肢冰冷无力,身体逐渐麻木,只从胸腔除传来的剧烈刺痛是他目前唯一能够体会的到感知。


他清楚的知道他的意识正在一点点流失,如同他摇摇欲坠的生命之火。


 


死便死了吧.....


至少师弟没事,他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只是未能来得及回去再见师父一眼,向他老人家谢罪。


也未能对东方未明那个臭小子坦白……..自己也并非对他无情意。


相反,他也早已对其心有所属。


 


只叹他选择的路,让他亲手葬送了一切。


这一切终究是自己选的路,什么下场也受着便是。


 


荆棘这么想着,他感觉到自己连意识都已经快要陷入无尽的黑暗,直到一股热力从丹田处强行涌入,并渐渐在全身扩散开来,那强大的真气贯送竟是硬生生地将他的意识从黑暗中拉了回来。


 


…….是小师弟的功体心法!


彼此的熟悉让荆棘瞬间就察觉到了是何人在他丹田强行灌入真气,而他自己也清楚了此刻他正被对方搂在怀里,对方的掌心也贴他在丹田处。


 


荆棘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连这点也是做不到了。


浑身除了意识外再无可以活动的地方,所以他只得让自己尽量去接受对方传输来的内功真气。让其游走体内的奇经八脉,五脏六腑。


 


然而,物极必伤。


真气的涌动虽然疏通了他淤结的神经,却也带起了他原本所受内伤的感官。体内地传来地剧烈疼痛刺激得荆棘浑身都忍不住微微抽搐了起来,而输入体内的真气却是更加强劲了,像是在孤注一搏般的拼命。


 


但受创的身体却终于是抵不过身体内产生的剧烈冲突,荆棘的身体狠狠突然抽动了一下,便昏死了过去,连同脉搏心跳也陷入了假死的状态。


 


*


*


 


荆棘是被闷醒的。


那紧搂着他的力道太过使劲,让他有种几乎要被镶入血肉的错觉。


 


他能察觉到一双手臂紧紧地箍着他的上身,额头也似乎抵着什么,他的腹部此刻依旧贴着一只手掌,连绵不断的内力像是不要命的往他的身体里传送。按照这种感觉,他此刻似乎应该是被小师弟锁在怀里的姿势。


 


就算没瞧见,荆棘也能够想象到的到,他的小师弟就这么紧紧的抱着他的身体,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不知是否因祸得福,体内原本失去流动的真气竟是在之前的碰撞中大起大落后,此刻反而一点点重生,并且借着小师弟不留余力的内力灌输,体内吸收后反而开始畅快地在奇经八脉来回游荡,拉回了他的神志,也救了他一命。


 


但这一切若不是小师弟坚持不放弃往他体内连绵不断地输送内力,怕是现在他已经是孤魂野鬼了罢!


 


荆棘不知他刚才是否在小师弟的怀里死过一回。


刚才体内真气相冲带来的反应,怕是自己都认为是死定了。


何况是小师弟。


 


有些担心小师弟这样几乎不要命的往自己的打入内力,在荆棘察觉到流入内力越来越虚弱的时候,他也终于吃力的撑开了厚重的眼皮。


 


原本朦胧地视野逐渐清晰,却看见东方未明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眸中好似被雨水打灭的火苗,完全看不见一丝生气,死气沉沉的让人心惊。只有那像是老树盘根般紧固着他身体的手臂力道,以及贴于丹田处不断传送内力的掌心,才能让人觉得他还是活着的。


 


荆棘只感到心口微微发怵,那并非是肉体的痛感,而是更深的不忍与怜惜。他用尽全力活动了一下食指指节,然而这个轻地几乎没有的动作,却让原本低首木然心如死灰地东方未明浑身一震,那无神地双目像是被点燃了一束生命火苗。


 


片刻间,那不敢置信的目光便落在荆棘的脸上,再也移不开分毫。


直白印在脸上的视线专注太过热切,仿佛要看到荆棘的心底里去,扎根发芽,刻骨铭心。


 


东方未明微微张开了内力几乎耗尽而有些苍白地嘴唇,不住地轻抖着,像是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口,似乎怕是一开口,便打破了可能是梦的美景。


 


他不敢。


就算是面对死亡的边缘,他也未有如此胆怯。


 


但现在,他就是不敢。


不敢说话,不敢乱动甚至连眼皮都不敢多眨几下,像是个石人般耸立。


 


“....臭小子...”荆棘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只得费劲全力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嘴角扯起一抹浅的几乎没有的笑。“想闷死....咳..我么...嗯?”


 


东方未明傻傻地抬起眼,对上了荆棘投来地视线。


那双偏棕色地眼底却是流转着一丝淡淡的温柔与……..情意。


 


大脑像是被霹雳雷火弹炸开了花,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猜到这代表了什么。


东方未明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的发生的简直就像是做梦般让他感到了害怕。


 


到底是镜花水月,还是南柯一梦?


他不敢动,也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微微屏住,生怕打破了眼前的画面。


只求这一幕能够在他的视线中多呆上片刻。


 


随后荆棘只觉得脸上一凉,似是有水滴连绵不断地滴落在他的面上,很快便打湿了他的脸和颈。他微微皱着眉,努力抬眼望去。发现对方却还是那副痴傻呆溃的模样,好似受了太大的刺激回不得神,只凭两行清泪止不住地下滑,他像是毫无反应,任由失控般直流而下,滴滴落在了怀中那人的身上。


 


这让他的小师弟原本就狼狈不堪的样子,现在看起来更加凄惨惹人怜爱。


荆棘觉得心中有些刺痛,那并非是身体的疼,而是更加深层一些的东西——他见不得他难过。


目光微微一动,他用尽全力才将手臂轻轻费力抬起,颤抖地指腹擦去了小师弟右颊的那行泪。


温热地泪水沾湿了他的指节,也灼热了他的体温。


 


“哭咳...什么....”荆棘艰难地开口,虽是支离破碎的声音,却也足以唤醒对方,随后他便再度失去了力气,手也不受控制地落下,被接住。


 


其实在粗糙地指腹划过面颊的那刻,便拉回了东方未明的一丝清明,他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二师兄失去力气而滑落下去手掌,牢牢扣在了他的脸颊之上,感受着对方的掌心传来地温度。


 


是属于活人的温度。


是属于二师兄的体温。


是的,二师兄…….


 


二师兄.....


二师兄二师兄二师兄!!!


 


他的心中不断唤着二师兄,那眼眶不由得泛红了起来,明明早已流了不少泪,身体现在却是才反应回首,真是可笑。


 


东方未明也确定了这并非昙花一现,而是天见可怜!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


二师兄活着!


二师兄还活着啊!!!


 


“太、太呜.....呜呜太好了.....”终于确定眼前之人是真实而非虚幻,东方未明忍不住咽呜着,他的声音里都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随后他意识到自己哭的实在太丢人,会让二师兄看不下去的,于是便咧开嘴来,努力想扬起和往日一般模样的笑脸来。


 


望着小师弟这一脸又哭又笑的傻样,哪里还有半分武林盟主的模样?他本想下意识的说他两句不是,却又想到小师弟只在自己面前这般,便觉得一股莫名地暖意浮上了心头。


荆棘想开口说些什么,他的小师弟却是将突然脸贴在了他的胸口上。


 


东方未明聆听着荆棘心脏的声音。


那心跳虽然微弱,却依然在坚强的跳动着。


眼中的水意当下变得更加肆虐,片刻便打湿了荆棘胸口,让他的原本受创的伤处恢复了疼痛。


巨大的痛楚让荆棘不由得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声又再让小师弟如同惊弓之鸟般抖了抖身子,他连忙扶好对方,手也惯性摸上荆棘的脉搏,再三确认并无致命大碍后,他才微微舒了口气,但依旧是盖不住眉间流露的心疼。


然后,他又再一次将荆棘已经渐渐回暖的身躯搂进了怀里。


 


东方未明决定回去之后就向二师兄再一次坦诚心意,无论他是否接受,他都不会放弃。


是的,他要把二师兄带回家,安安全全,平平安安,完完整整的带回家。


他绝不会退缩,也不会让对方面临险境。


这不是承诺,是誓言。


 


荆棘调整了一下体内的气息,刚想要在说些什么,便被小师弟一把拦腰抱了起来。被搂在怀里的荆棘僵硬了一下身体,他本是反感这样被人守护的弱者姿势,想要对小师弟提出抗议,但一切的反对却最终在小师弟那坚定而饱含情意的目光下妥协了。


 


他并非只因为小师弟搂着他身体的力道很紧,也很温柔,像是怕松了一点儿力气,他就会不见了似得,更多的是他抵不过这人生死相依的交心,也终究逃不开他面对的真心。


无论未来怎样也好,至少现在他不想拒绝。


 


罢了,既然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那便且随他去吧。


荆棘暗叹一声,便靠着东方未明的肩膀上疲惫地闭上眼,耳边似乎又传来了小师弟的声音,安心又温暖,伴着他进入了梦乡。


 


“二师兄,我们回家.....”


 


这一次,梦境的世界不再只有黑暗。


东方天未明,暗夜伴荆棘。



评论
热度 ( 45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阿晓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