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去留

大雪满弓:

四十四粉点文,发现求息白he的好多啊hhh于是就合在一起了!!

手机党无力艾特抱歉。

毫无人性欺负夫子和丑虎(并不)

私设有,人物ooc。私设有,人物ooc。私设有,人物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脱发糖辣!

1.

苏陆觉得他的内心是日了狗的。

“息衍!息衍呢!怎么白毅也不在!!”愤怒的苏陆欲哭无泪地敲着桌子,大吼,“你!华烨你不是住他们隔壁么!说!他俩人呢!!”

被点到名的华烨同修从桌子上抬起脸,睡眼惺忪脸上还有被书压出来的印子,口水痕迹未干:“报告夫子,他俩昨天晚上折腾到岁时初(注)这会儿估计还没起吧……”

苏陆一口气没提上来,捂住心口就坐倒在椅子上。

我靠我强调过多少遍在校不能谈恋爱了!你俩上次作业写了么!

2.

“去把他俩叫过来!对就是你!华烨!”

再一次中枪的华烨:“……”

好在华烨是老实人脾气好,当下也没说什么,擦擦脸上的口水印子抹把脸,推桌子起来就走。

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夫子,息衍说白毅昨天生病了来不了,他得照顾同修,托我给他请假。”华烨毕恭毕敬地汇报。

“生病了?什么病?”苏陆对白毅这个平时冷淡听话的好学生还是很关心的。

“息衍说白毅腰痛。”

3.

啊天气真好。

苏陆看着下头一群表情从“口O口”再到“哦我懂了果然如此”再到理所当然的学生想。

“夭寿啦夫子气倒啦!”苏陆往椅子上一坐就听见底下不知道谁唯恐天下不乱地喊了一嗓子。

然后一教室的人刷地站起来把包一裹争先恐后地往外冲。

稷宫学生那是什么体格什么速度,苏陆觉得眼一花,整个教室里就空了。

因为反应慢了一秒才冲回座位收包所以没跑掉的华烨:“……”

苏陆:“……”

求苏陆夫子的心理阴影面积。

4.

“……夫子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华烨无比尴尬地开口解释,手里提着的包放也不是拿着也不是,“他俩昨晚上忙稷宫太学交流会上要用的沙盘模型,折腾了半晚上。”

所以我应该欣慰他俩没忘了在校不能谈恋爱的校规么?!

“……情有可原但这不是缺课的理由。”苏陆无力地挥手,“至少要跟我请个假吧?”

上大课也就算了,这堂课总共就十来个人一眼就看得过来你俩能再嚣张一点么?!

“所以他让我帮他请个假啊。”

“……”苏陆开始怀疑他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5.

自然这课也上不下去了。

苏陆夫子心里苦。

再次确认了息白的宿舍号码以后苏陆深吸一口气,往学生生活区走去。

当我好欺负是吧!苏陆内心咆哮的野兽即将冲破牢笼!不好好整治你俩你俩都嚣张得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6.

华烨说了他俩刚睡醒,昨天晚上折腾累了。

当然那是华烨去的时候。

苏陆面无表情地听着屋子里传出的隐隐约约嗯嗯啊啊这样那样的声音,默默地捂住了心口。

华烨站在旁边柱子的阴影里,努力把自己往影子里缩了缩。

刚刚不是你之前想的那样,现在也不是刚刚你想的那样。苏夫子我对不起你。

至于下午息衍来替白毅请了一下午姜夫子的假那是后话。

而苏陆彻底放弃了治疗是后话的后话。

7.

华烨从梦里醒来,无声地笑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那么久远之前的事,那时候他们都在天启稷宫的那一小片地儿里没心没肺打打闹闹地过着,偶尔欺负欺负夫子。

一生中最平安喜乐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而如今他们终于走到了天各一方的地步,少年们终于长大,怀着不同的梦想奔向了不同的地方。

白毅顺理成章地被自家表姐挖到了楚卫清江里,他服从调剂到淳国养马,而息衍常年见首不见尾,去年苏夫子退休时在天启请客也没见他去蹭吃蹭喝。

那顿饭白毅心情明显低落,苏夫子却不知为何有些欣慰又有些失落。

而华烨是在那时才真正意识到,他们这群人,已经各自有了去留。

8.

“不是吧华烨你刚醒?”咣咣咣几声敲门声响,前几日借宿在他这儿的息衍明显也没打算让他开门,直接推了他卧房的门进来,一脸的惊讶,催促他,“快快快,小白还等咱们哪。”

“……你进来时等一下会死吗?!”华烨大摇其头,“白毅真是跟你学坏了,以前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任性随意的事情来……”

9.

出门前华烨匆忙间忘了带那张放在桌子上的请柬,素白的红纹信纸上白毅一手刚劲的斩石体,铁划银钩。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青衣江上,候君温酒。”

——————————

注:九州记时,岁时之初为凌晨两点,参见唐缺《鸦巢夜谈》



评论
热度 ( 28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隔壁老王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