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夏也很讨厌电子脑。

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连正常的开会通讯都不想去参加的程度,她宁可用嘴面对面的说。

蛇咬的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副组长会如此讨厌电子脑化这样的事情,现在社会上不愿意电子脑化的大都是一些愿意墨守陈规的老顽固,整天怨天尤人等待着死神早日来把自己接走。

看起来副组长并不像是那样的固执老头子。

不,子非鱼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据说副组长的父亲是个公安课的老局长,是个对电子产品深痛恶觉的“老顽固”,有其父必有其女。他抛出一个“你们都懂得“的眼神。

然后就被无声无息出现在背后的副组长抓包写了检讨,阿弥陀佛。

结果最后谁也不知道副组长为什么讨厌电子脑。

如果她自己讨厌干嘛还要去做电子脑化手术,还参加一个必须要和电子脑扯上关系的工作呢?

众组员讨论多次未果,只好作罢。

评论
热度 ( 1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