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明】荆天明日,我心如故。(02)

晓·Aurora:

 *荆棘X东方未明


*第一章


*背景盟主线后的侠风世界 


*正剧,走心,修成正果前必经历风雨。


一句话介绍:互生情愫却不知,属于两人不离不弃,千山你独行,我愿伴千里。




本章雷点:未明不是省油的灯,同时具有黑白明该有的多重性格,更贴近真实角色。扮猪吃老虎,微人妻属性可能有【喂




(参赛文,字数:6000,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一口气发完,让大家看个过瘾,写了一天我也差不多蓝空了,虽然说是正剧不过前三章是23的心境,之后便会是主剧情带走心了。呃……如果大家喜欢的话,请点一下喜欢,谢谢支持,鞠躬。)




——————————————————————




“!!!”




荆棘被这一句直白的话语堵的半天竟是不知该怎么回,这晃神之间,他的手便被东方未明覆了上来,从掌心传来地温度让荆棘像是被灼伤了般顿时慌乱不已,他连忙甩开了揪着师弟的衣襟,耳根处渐渐染上了一丝绯红。


 


这臭小子刚才的眼神太过温柔,简直让人难以把持。


哼,就不知道多少姑娘就是这么栽倒了他师弟的手里。


荆棘心中暗骂了一声,随后抬头故作凶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呵道。“滚你的罢!”


 


“这可不成,二师兄,愿赌服输,你得先依了我才行。”东方未明语气依旧一派轻松,他虽是被对方一手甩开,但面上笑容始终不褪。


 


二师兄,二师兄。


东方未明的目光大刺刺地盯着荆棘,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是有多炽热。这半年来他如同度日如年,他已经想的太久,怎么也是看不够的。


 


荆棘依旧是一头棕色短发,这半年来却是稍微长了些,不过也能看出他并不喜欢经常打理,所以原本就十分杂乱的粗硬短发看起来如同主人般狂放不逊,根根透着盖不住的叛逆。那张冷硬俊朗的五官也因为长期浸满在黄沙之下,色泽开始偏向古铜,看起来却更加有男子气概、不过他还是从那消瘦的脸颊可以看出二师兄的饮食并不理想,才会瘦了这么多,而那身衣服也看得出有些破旧,很单薄,隐隐可见里杉的一层层绷带。


 


东方未明只感到阵阵的心疼。他虽知晓二师兄在外肯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但现在眼见为实他又觉得难以忍受。果然,他还是没办法放着二师兄一人在外啊……


 


“啧,不就是想让我回去。”荆棘别开脸,双手环抱在胸口,语气不善。


 


“二师兄就是心急。”东方未明摇摇头,笑着说道。“放心罢,我不是带你回去的。”


 


荆棘闻言便是一愣,他当真是没想到东方未明的目地竟然不是抓他回去的。


虽说是有些意料之外,更多还是有些不忿。好似自从两人相遇来,荆棘便莫名地感觉自己是被小师弟牵着鼻子走,怎么想都不痛快!他‘啐’了一口,便拾起兵器便头也不回的走,这干脆利落的行为让东方未明不得不连忙追上。


 


“唉唉,二师兄你别走啊,愿赌服输啊!”


 


“滚!”


 


整个回程的路上,荆棘耳边都是这小子在唧唧喳喳不停的唠叨和来来去去的解释分说。


 


“二师兄,我当真并非是刻意来寻你回去的,所以别这么抵触师弟我可好?”


 


身后又是同一句解释,虽然荆棘刚开始听到他说并不是冲着抓自己回谷的时候是松了一口气,但同时被反复提醒,又觉得有点不太舒服,他到底又在期待什么!


 


荆棘想来想去着实烦心,便是停住了脚步,回头不耐烦地打断了面前叨叨不停的东方未明。


 


“那你小子跑到这里做什么!?”


 


“呃——友人所托,过来寻人,也顺便处理一些私事。”


 


“要寻何人。”


 


“怪医少女,沈澜。”


 


荆棘不吭声了。


沈澜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可以说他也算熟悉。


 


毕竟她定居西域,以毒救人的手段在这里也是闻名已久。想他这半年在西域之城附近游走,两人自然也是少不了碰面的机会,之后他更是打算定居一段时间,所以在此买了处住所,却没想到竟是她的隔壁。


 


作为邻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不管平日里在怎么当作没看见好,两个人还是会有一定的交流。


而且荆棘初到西域人生地不熟,险些多次被毒物所伤,然而沈澜的嘴虽然和她的毒术一样厉害。但每次都会强行替他治疗,倒也让最不愿欠何人的荆棘承了一份人情。


 


只是不知那个嘴毒心善总是阴阳怪气的小丫头,到底有什么地方竟然能让身为武林盟主的小师弟亲自找来。


 


“二师兄,你既然是对这边熟悉,不知你是否在西域之地见过她?”


 


“…..见过。”


 


“当真!那到得来全不费工夫。”东方未明眼前一亮,笑道。“果然遇上二师兄,总会有意外的惊喜!”


 


看着小师弟那并不像来寻陌生人的欣喜模样,让荆棘莫名地有些愠怒,当时也不知是怎地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让他后悔不及的话。


 


“又是你小子惹下的风流债?”


 


话一说完他就恨不得把舌头咬掉,这听起来就像是在个娘们在抱怨,简直丢大人了!荆棘原本想着如果这个臭小子敢露出一点怪异的表情,他就狠狠揍对方一顿忘掉好了,却不想对方的反应竟然是更大,却看东方未明像是受惊了兔子般抖了一下,还连后退了几步,紧接着就连连摇头,似乎怕说得慢了就不行。


 


“唉!?等等——二师兄你何出此言啊!呃、我们只是相识罢了,绝非师兄你想的那样!”


 


“啐。”荆棘白了他一眼。


 


“咳、咳——”自知反应过度,东方未明轻咳了两声舒缓尴尬,随后才神情认真地说道。“二师兄可莫要误会师弟了,我找沈姑娘当真只是受人所托,绝非儿女私情。”


 


“……啧,跟我解释做什么。”


 


“哈——”东方未明顿时露出一个苦笑,黑玉般的双眸忽闪了闪,似是有什么极窜而过,让人抓不住。“就是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能,不说清楚。”


 


荆棘只觉得这话中有话,一时半会却也听不出,索性不去多想。


眼不见心不烦,他当真是不想继续和小师弟在多待一刻——越是想离开,越是忍不住靠近。


 


“走罢。”


 


丢下两字,他便一路向前走。


然而心神不定的荆棘,却是没能看见东方未明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抿起如同狐狸般的笑。


 


***                          ***                            *** 


 


荆棘一路将东方未明带到了沈澜平日的居住地,原本想着到了带师弟到达了地方后他就走开些,大不了今夜不回去住,至少他不打算现在就暴露自己的居所。


 


然而到了目地,东方未明敲门后无人响应,说是担心便闯了进去,而荆棘也并未阻止。他们发现沈澜住所里一片空荡荡的,主人也不知所踪,整个屋子竟透着有些诡异的气氛。


 


面对此情景,东方未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神情凝重,看样子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烦恼的事情。或许是难得在小师弟的脸上看到这种情绪,这到让荆棘想要走的心思顿时消去大半,他也不做声,只是抱胸站在门口看着小师弟准备作何打算。


 


“抱歉,二师兄,我怕是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


 


“你打算待多久。”


 


“至少得亲眼目地沈姑娘平安回来才成。”东方未明沉思片刻,便继续说道。“明天我也会出去找找,看能不能早一些探得她的下落,也好安心。”


小师弟的说辞很有道理,荆棘想了想,也觉得如此可行,明日他也会独自寻找沈澜下落。随后他又问道。“那你打今晚算住在何处?”




天色已晚,他们现在这地方有算是偏僻。


如是回头找客栈怕是没有合适的休息之处,也不够安全。


 


“不妨,我住这里就好。”东方未明到是不在意地笑了笑,他早就相好了说辞。而且想当年他可是被沈澜妹子当作试验品来回摆弄,所以只是住个屋子方便近水楼台,将想必她也是不会介意的。


然而荆棘却是诡异地沉默了一会,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直接抓着小师弟的衣襟就开始往外面拽去。弄到对方一头雾水,只得连连发问。


 


“唉!二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臭小子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这么大刺刺的住在人家姑娘家里,你想过对方的名誉没有!?”


 


东方未明被骂了个劈头盖脸,这才想起来忽略了哪点。


虽然荆棘不知道他和沈澜的关系,但他这位二师兄可是对柔弱女性一直比较尊敬宽容的性子,而且从沈澜信上也得知二师兄对她也有照顾,自是不会让自己在沈澜家住下的。然而他更是没想到二师兄竟然是直接把他带到了隔壁,他自身的居所里。


 


“原来二师兄你就住隔壁啊?”东方未明故作惊讶的说道。


 


荆棘本来也有些后悔自己怎得那么冲动,就把这臭小子带回了家。但是转念一想,也不知小师弟会在这里待多久,他也不可能一直避开,索性摊开了又如何?


 


“哼,怎么,还想回去通风报信?”


 


“我哪敢啊!”东方未明连忙把披风武器往桌上一放,大有怕其后悔的架势。然后他又在荆棘欲开说前,像是爆竹点燃一般劈哩啪啦的把对方可能说的话一口气答完。


 


“二师兄,你勿要担心,我保证只要确定了沈姑娘的消息后,我就立刻收拾包袱滚蛋,而且也绝对不会向大师兄透露你的任何信息,而且师弟我可以做饭干活洗衣陪练,二师兄你安心让我待着便是!”


 


荆棘被这小子一口堵住了所有的话,气不打一出来,最终却也是懒得理会对方了。而目的达到的东方未明当下则走向了厨房的位置开始熟练的生火起灶,心里约莫着先把二师兄瘦下来的那些肉给好好补回去。


 


“二师兄,你这里可当真是连多余的存粮都没有,你平日里都是吃什么啊!莫非全不是干粮吧?”


 


“…..喏,要你多事!”



“这可不成,明天我得去弄些好吃的,师兄你可不能再吃干粮下去了!身子会受不住的,呃?怎地连柴米油盐都缺了,二师兄你难道都不回来吃饭吗?”


 


“跟你没关系….喂!别碰!”


 


“这灰简直阿嚏——!”


 


“啧,活该,说了让你别碰。”


 


“哈哈——二师兄你果然不会照顾自己……”


 


“臭小子,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唉!别别!我先去收拾一下!”


 


看着东方未明像是仿佛身处逍遥谷一般来去自如利落的在家里收拾干活的景象,让荆棘不禁有些恍惚。谁能想到名闻天下武林盟主在他面前却还只是记忆里那个能干好用的小师弟。


 


暂时保持这样,似乎也不错。


 


***                          ***                            *** 


 


东方未明曾经认为他会娶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子,然后生儿育女。


市至今日,他却发现没有任何女子可以让他有特别的感觉。


 


所谓的与众不同,大概能与他心意相通。


懂他、知他、敬他、爱他——能够让他放下防备,敞开心房,真正做回自己的人。


 


他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要求太过特别,所以不会轻易的碰上心中所求。无论是任何性格的佳人也好,他似乎都无法无法全心投入那些情感之中。


 


他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非要形容的话,那便是动心的感觉。


他没办法对任何一个姑娘生有情愫,


这个认知让他很无奈,也挫败,毕竟感情之事不能强求。


 


说来说去,武林同辈中少有他会十分厌恶的人。


大概是他性子如此,对谁态度都是如一。


 


然而东方未明并不喜欢曹萼华,当然这种感觉也并非是厌恶,只是看着她会不舒服罢了。只是那次他看到在曹大小姐的面前,和往日里言行举止都全然不同的二师兄,竟然让他莫名其妙觉得胸口有些堵。


 


原来二师兄并非不会温柔,只是那人在此之前并未出现罢了。


 


从那天起,他似乎就感觉心中有什么奇异的心思在脑海中作乱,一次次打乱他的理智和冷静。




然而这异样的心思直到二师兄为了护着他,而被龙王击落山崖时,他发现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在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跟着跳下去,全力伸手去抓那绷带滑落的手腕。


 


是的,他似乎一下子便明白了。


为何偏偏现在才领悟呢?


生死之间,这感情来的迟,也不迟。


 


他与二师兄濒临绝境,脑海里无时不刻想着这人的别扭的温柔,想着这人口不对心的关怀,想着这人舍身相救,想着这人对他的意义。


 


这些就是坚持下去的希望。


 


从小吃着百家饭,在各种人群社稷中跌打滚爬了十六年,东方未明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还有着属于少年的憧憬和理想,但他更多的是将真实的自己藏起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处事圆滑,投其所好,只要他愿意,那么他就可以变成任何人所期望的性情。、


 


人心二字,从来都是最简单也最复杂之物。


 


东方未明惊觉似乎只有在荆棘面前,他才会卸下一切伪装防备,不需要故作成熟,不需要迎合讨好,不需要奉承符合,他只需要本能反应做出一些符合自己年龄心意的真正行为就足够了。


 


现在想来——怕是二师兄从来都没给过他掩饰自己的机会吧?


 


荆棘、荆棘、荆棘。


原来这便是他一直所等待的特别。


想来当初他觉得红殇妹子的性格最对胃口,怕也是因为对方性子和恶师兄那般相似吧?


 


继位逍遥掌门的那天,他一直看着谷口,希望二师兄能够回来看他一眼。东方未明知晓对方从未离附近太远,只怕是两人在崖壁上亲密行为——虽说那是迫不得已,但怕是二师兄会有所芥蒂,不愿意见自己。


 


当下想通了便也无所惧,东方未明对自己说,如果二师兄愿意回来,那他便表白心意。就算是被二师兄厌恶了也无妨,至少人生终究总该做些离经叛道的事情,也不枉此生。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再多的伪装也好,他从不否认自己是个私心的人。


更何况是面对一生所爱。


 


虽红殇给他带来了有关二师兄身世的情报,让他很是开心。东方未明十分清楚二师兄是有多在意他的身世——这点也是和自己一样。


 


然而那天,荆棘始终没出现。


东方未明直在内心替自己辩解,说着二师兄就是那样的性子,不如在等等?这样期盼的心情却在当天再度被打破,他听见前来的华山的弟子在哪儿窃窃私语。他的耳功一向很好,对荆棘二字也是非比寻常的敏感。


 


所以那些人口中出没‘荆棘’相关的只言片语,他听的真真切切。


原来二师兄在离开逍遥谷后,竟然还是去华山找了曹萼华,并且依旧没有为难她。这个消息简直如晴天霹雳,打的他措手不及。


 


所以二师兄喜欢的一直都是他口中的,温柔又可人的女子。


 


哈,他就算是把所有的温柔都用在二师兄身上,他这辈子也成不了女子。


还有什么比千辛万苦终是找到了心之所在,却发现这只是南柯一梦的悲哀?


 


天道好轮回,东方未明,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拒绝了那么多佳人的心意,到头来连个被拒绝的机会都未有余地。




之后他足足用了整整半年的时间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确定已经不会在二师兄面前失控后,才考虑是否该去将二师兄寻回?


虽然东方未明人前对师父说,二师兄出去散散心也好,而事后他自己却是总也放心不下,每天都在不断胡思乱想着。




二师兄那个性子吃亏了怎么办?二师兄虽然身怀佛剑魔刀这等神兵利器,但反过来想万一若是遭人窥视了怎么办?二师兄心思一向纯粹耿直,除了痴迷武道便是追求自由外便不愿多花心思,这样的他若是被人骗了该如何是好!他不在身边的话,二师兄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怎么样想都觉得不行。


 


每每想到这里,东方未明就忍不住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像是老妈子一样操心的行为,当真是连自己也哭笑不得,天知道只要是碰到二师兄的问题,他便是乱了阵脚不复冷静。


 


东方未明想来想去,终于是有一天坐不住了。


当夜就写好了无数的信件寄了出去,不过为了防止被有心人看出点什么,所以他很谨慎的都是用师父的名义,每个信件开头都是些寒颤的话语,但结尾必定加上一句;家师甚是想念二师兄荆棘,若是各位好友在何处有二师兄任何踪迹消息,请务必通知他一声,大恩不言谢。


 


几天时间的内,他便收到了很多回信,但荆棘的下落却只是只言片语。


不过也算是他平日里广得人心,付出的用心此刻是收到了回报,所以当东方未明收到了杨云与沈澜的信件时很是欣慰。




杨兄首先告知:在天山附近,有天山门人见过疑似刀剑双绝行侠仗义的身影。而沈澜妹子则是干脆的一句回信:荆棘在隔壁。




收到信息时,他当真是欣喜若狂。




这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二师兄已经远离了中原,并在西域部落定居了一段时间,目前也没有打算走意向。但再欢喜过后,他也不由得开始思考二师兄为什么要选在西域部落定居?


当他忽然想到,华山的位置其实离那儿也并不远的时候,他更是难受了。


 


东方未明你真是犯贱。


不过是自欺欺人,却还是一股脑儿的向上撞。


然而他早知想要闯入那荆棘丛中里冲撞的结果只能头破血流,他却也是义无反顾。


 


说来说去,终究是三个字:舍不得。


他舍不得二师兄。


既然舍不得,那就得受着。


 


东方未明怎会不知荆棘的性子。


桀骜不逊,宁折不弯,怕是撞破头也绝不回南墙的死心眼。


那么倔强不屈,也那么让人心疼。


 


若是强行用武力将他带回,怕会逼急了二师兄,免不了就是一个两败俱伤。但若是想要厚着脸皮跟上对方,也要担着对方时刻突然离去不稳定的心。所以,怎样才能想到个好法子确保两全其美万无一失呢?


 


东方未明彻夜未眠,想了又想,最终耗尽了大半的心思后,才做出了一个比较妥当的布局。




他早已飞鸽传书将沈澜妹子叫走,做好了一切安排,紧接着赶到了西域之地。一切很顺利如他所预想中进行,他知二师兄定是不会伤他,也清楚二师兄言出必行。之后更是顺利的到达了沈澜的住处,原本他是想着就住隔壁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却不想二师兄接下来的行为让他更加事半功倍。




天时、地利、人和。


东方未明深信他会有一个更好的开始。


无论是二师兄到底打算做什么也好,他都会想办法陪伴其身侧。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二师兄,我的心意,你可知?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80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