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风云传32

阿离爱上了填坑:

#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晞#


死线全在明天,但是人的精力是……挤一挤就有了【。
这章就是:师叔!怎么老是你!


——————————————————————————————


32、怎么老是你

东方未晞整个七夕被一群姑娘嘲笑了个遍,好不容易把她们送走结果同时接到了两封信。

接到任天翔的信的时候,东方未晞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的;华山派的人来通知她去武林大会的时候,她是更加不相信的;香儿邀约的时候……

她不信也得信了。

东方未晞坐在香儿的对面拿着任天翔的信,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面前的女子温柔沉静,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是天龙教中人。

“为何你现在会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已经有力量能够掌握这些了。”香儿给东方未晞倒了杯茶,脸上的笑容不变:“而且,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哦?”

“简单来说就是,你愿意接受你父母的遗志么?”

遗志?接受?东方未晞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为了所谓心中理想,自己的父母因此丧命,还想要自己去接受让他们丧命的东西?

不知所谓。

东方未晞冷笑了下,她还没那么蠢到极致。说得好听是要找圣堂钥匙什么的,要止戈为武,要怎么怎么样。说难听点,皇帝在头上你就想要建立国家,造反么?

“信不信我立刻去告诉史刚。”东方未晞似笑非笑:“虽说当年土木堡让朝廷失了大批精锐,但是别忘了征朝鲜只去了多少人就打了胜仗回来。”

“侠以武犯禁,真是可笑。国度?是,现在官宦贪污成性,党争也有了苗头,民不聊生也是事实,你和我说建立一个什么什么国?”

“香儿,女人不能谈政治,我第一次觉得这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情。你的脑子里除了傻乎乎的理想还有和蠢货一样的构建图,真是满脑子的面条。”

东方未晞甩手就走了出去,真要信了那女人的鬼话才是有鬼了,说起来几年前见到这个女人还挺聪明,怎么到现在了就傻的和个没脑子的女人似的。

还不如照着任天翔的话去武当看看中毒了的卓人清,看看能不能套话呢。

东方未晞哼了一声,手上多了一只信鸽。她慢慢地看着荆棘送来的信件,到了驿站叫了快马,直接去了铸剑山庄。

佛剑魔刀的消息最后发现是天龙教内应传到江湖上的,现在又有玄冥子带着天龙教众去逼迫铸剑山庄给天龙教铸造刀剑。东方未晞觉得最近自己太过暴躁,对手和自己不在一个智商上这一点简直让她差点就狂暴了。

“师妹,淡定。”谷月轩倒是很淡然,他本来接到了消息,想和荆棘一起去铸剑山庄当个保镖的——毕竟拿了对方的佛剑魔刀不是?结果师妹满脸暴躁地一手“卓人清中毒”一手“杭州有事儿”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跟着师妹先去了杭州。

虽说东方未晞有些狂躁,但是还是拜托了沈湘芸先去一趟武当看看卓人清的情况,自己则是应了香儿的约去杭州。结果知道了一堆和傻逼一样的所谓天王理想,要不是因为陆少临和他们同行,她用着判官笔在太白楼刻上“天龙教都是傻逼”之类的话了。

陆少临在一边很淡然,他才懒得说什么惹恼了东方未晞再被一路切磋到底。三个人一起往铸剑山庄赶路的时候受了两波伏击,等到看到了站在庄内的玄冥子,东方未晞直接扔了霹雳雷火弹。

听着那爆炸声,东方未晞觉得自己一路的怒气烟消云散,简直就是一个爽字。

任剑南站在旁边抽了下嘴角,略微拉了下荆棘的衣服,然后用自认为很轻的声音开口:“荆兄,日前多有得罪,请海涵。”

“……”

玄冥子被炸了个灰头土脸,他现在的内心同样愤怒。说得好好的荆棘就不和他去天龙教了,想来做生意结果被炸了,东方未晞果然是个祸害!

姓东方的都是祸害!

东方未晞才懒得理他,单挑她真的打不过,不过玄冥子一个单挑他们一群……

啧啧啧,那酸爽。东方未晞掏出了都快要三年多的石灰粉在一边暗搓搓地准备玩儿阴的,被谷月轩看了一眼之后只好灰溜溜放回去。

“你们,统统去死吧!”

“唉,我还不想死呢。”东方未晞笑容慢慢,用着少商剑法直接打了上来,一点也不留前面照脸糊。陆少临看着那紫色的掌法往旁边一闪,直接拔剑往咽喉的方向劈了过去。

荆棘的打法一向都是不要命的,还好有谷月轩护着他不然早就被掏心了。东方未晞则是再次显露了她“袖中百宝”的称号,什么紫芒一点,什么阎王愁,江湖人都懒得去管以前这种名不副实的。

陆少临自己知道武功不够,骚扰了一会儿就退下,慢慢看东方未晞拿出来的宝贝。什么石灰粉毒粉就算了,打了一会儿一会儿一个飞镖一会儿一个生死符一会儿把笔换了剑一会儿还掏出来个乌龟挡住玄冥子的致命一击……

陆少临觉得自己看得心都有点累。

来回过了快要上千个回合,玄冥子揪准一个空当就跑了,东方未晞和谷月轩都没有要追的意思,大家也不会要过去。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东方未晞阴测测地笑了,前两天她在杭州和秦红殇把那些什么火器都破了,就算天龙教想要控制杭州,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她要去一趟天山,沈湘芸说卓人清的毒可以救,就是需要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金翅大鹏鸟的血任天翔愿意给,就是吝啬地只给一点点,怪鲶鱼的话,就要去天山找了。

还好自己和何秋娟熟,不然的话要找到什么时候。

“未晞……姑娘,虽然说略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未晞…姑娘你知不知道绝刀门天剑门的事情?”

任剑南觉得自己迎着荆棘的目光压力太大了。以前东方未晞没脸没皮叫他小任,他也叫惯了她未晞,而且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显的亲密了些许。现在东方未晞和荆棘之间都定下了,他还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以往的友人了。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东方未晞只得先跑四川,路上语气都是埋怨的:“我就不懂了,怎么到我了就什么事情都找上门了?”

“因为你至交遍地。”任剑南索性也跟着东方未晞去了乐山大佛,听着她的话就笑了:“未晞姑娘你也不用这么烦恼,毕竟你名声在外,算是同辈中最出色的的一个了。”

“我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出色。”东方未晞翻了个白眼,绝刀门天剑门这些事儿她也知道点,八卦门唐门的想法她也早就知道了,就是没想到这些事情都堆在了一起。到了巴蜀之地纪玟和蓝婷都找了上来,队伍壮大地她都有些觉得不对劲。

等到了天山,何秋娟虽说不愿意去华山派召集的武林大会,但是也算给了东方未晞一个面子,送了一条怪鲶鱼出去。东方未晞笑了笑,很是熟悉地勾住了何秋娟的脖子:“秋娟,别人有在背地里说你坏话么?”

“什么坏话。”

“诶呀,就是……生病的那个和你娘的……”东方未晞往着东边努了努嘴,何秋娟顿时就明白了,特别大气地一挥手:“他们敢!”

“也是。”东方未晞笑了:“那秋娟姐,你对古实呢?觉得他怎么样?”

“小兔崽子,皮痒了?”

东方未晞立刻逃窜了出去,看的何秋娟嘴上都有了笑意。大家死命用蛇胆钓到了怪鲶鱼,东方未晞先处理了那条鱼之后然后一路跑去了大漠。任天翔和古实呆在一块儿,多日不见倒是古实沉稳了许多。

陪着东方未晞去大漠的是荆棘和纪玟,蓝婷带着处理好的怪鲶鱼去了武当帮沈湘芸,纪玟则是预防万一,带好了各种各样的捕猎工具,看得任天翔嘴角直抽。

拿到了金翅大鹏鸟的血,东方未晞决定和任天翔一前一后赶回武当。粗暴地将卓人清的毒给解了,东方未晞满脸都是冷漠,张开口就是一句:“我救了你的命。”

“是……啊,你救了我的命。”

“我要给我父母平反。”

“……可以。”

东方未晞看着卓人清满脸的迷茫,不由得有些叹气:“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我知道。”卓人清脸上多了一抹笑意,虽然说他略有些意识模糊,但是还是知道东方未晞在说什么,自己也答应了什么了。

“给师弟平反,一直都是我想要做的事情。只不过,我不敢。武林大会,你虽为女子,但是声望很高。我不会和别人抢,我愿意推你为盟主打上天龙教。”

“只是,你做好准备了么?未晞?”

卓人清说到最后越说越轻,到最后甚至于东方未晞还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一些慈爱的感觉。不过东方未晞打了个冷战,她可不想当这个被慈爱的人。

“做好了,叙旧就不必了。”东方未晞简单地点头:“就是古实这老实孩子被方云华诬陷这件事情,你可知道?”

“这个,自然是……”

“未昕就不管你们武当的事情了,告辞。”东方未晞直接告辞,她虽说略有些感动,但是也没到推心置腹的时候,卓人清是为了赎罪,她作为东方曦的女儿,受着就行。

人都死了,还赎罪呢。

东方未晞自嘲地笑了笑,自从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叫东方曦之后,为了避讳自己称呼自己都叫做东方未昕了。

也挺好听的。

下了武当山之后,她看着天空中飞着的信鸽吹了声口哨,看着那只鸽子往自己这里飞了过来,身上羽毛凌乱,翅膀上还有着一点伤口。

脚上还有着一封信。

东方未晞思考了下,把信鸽交给了唯一一个估计不会把它用来炖汤的陆少临,看了一圈讪讪的好友哼了一声,然后打开了信纸。

“玄冥子上少林寻圣堂之钥,急,急,急!”

-tbc-

评论
热度 ( 25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阿离爱上了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