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大侠 番外(一)

欠了很久的番外_(:з」∠)_


逍遥谷的大师兄谷月轩最近很头疼。

并不是因为师傅新收的徒弟不听话——小师弟每天都很听话的练功,进度还不错——不,其实也有小师弟的原因,还有曹掌门的掌上明珠曹雪阳的关系,最主要的应该是二师弟荆棘——阿棘的问题。

谷月轩开始回忆之前,阿棘每天虽然话不多,老是跟师傅顶嘴被师傅打,然后就是练功夫,每天平常的过。等到有一天曹掌门的女儿突然来访拉走了阿棘之后,他就整个的变了个人,性格照比以前开朗了许多,话说的也多了,中二至少是毕业了可喜可贺,可是他从一个中二少年变成了一个武痴,每天不切磋个四五次不罢休。原先他是闷在谷里,现在是直接的打出去,杭州城旁的小混混和山贼,排上一点号的山寨都被他闹了个底朝天。其实这也算是阿棘上进的表现吧?那还是挺让人欣慰的。

其实谷月轩觉得荆棘一直是个很好的孩子,至少现在他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了——大概比以前好些,老是闷在心里会得病吧?但是现在这样每天出去和人切磋总是受伤回来也不得行….曹掌门的女儿也经常来跟阿棘切磋,大师兄觉得不应该对一个姑娘家舞刀弄枪,但是他看见两个小疯子在后山飞沙走石尘土飞扬的大战之后就默默地闭上了嘴。

老胡无意中提过这两天的柴火很足啊,哪里来的木头?谷月轩望望后山已经被两个始作俑者祸害的差不多的树木,决定还是不要说话。

 

这样的日子大概到小师弟入谷的时候发生了些许改变。那天他带着新来的小师弟东方未明在谷中熟悉环境,转到后山的时候看见尘土飞扬,暗叹一口气,想想也知道阿棘又在和曹姑娘切磋(拆山),便带着小师弟走了过去。

结果两个人停手之后看着小师弟笑的那叫一个诡异,结果小师弟不一会也笑的很诡异了。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在笑,就是不说话,最终还是曹姑娘拉着两个人跑了。

谷月轩心说我怎么觉得这一幕有点眼熟,然后就想起想当初荆棘也是被这么拉走的,仰天长叹谷里不要再多个拆迁办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读档成功的三个人围坐在逍遥谷的后山,一人一块大石头,气氛和谐。

东方未明是装傻,荆棘是就着东方未明装傻而装傻,曹雪阳看着这两个装傻的觉得自己不装傻就太对不起观众了,于是也跟着装傻。

气氛和谐美好,一片安详,阿弥陀佛——个鬼。

 

终于,东方未明先开了口。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两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说了一句。

“我想吃小白豆浆的包子。”

曹雪阳心说你坑爹哪这就好比双方打架砖头快拍在对方脸上了突然来了一句不要打架不要打架金坷垃的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给他….这都什么鬼。

“好啊,你要现在吃吗?”

荆棘也接上了话头,曹雪阳的内心是崩溃的。

哦,你就是接下来说肥料馋了金坷垃能吸收两千米以下氮磷钾的那个,真是够了。

“那好啊,我也想去吃面,谁请客?”

开玩笑,这时候出了跟着两个傲娇鬼心眼一起发疯还有什么办法吗?有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三个人就这样意外和谐的结伴去洛阳城吃饭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过在摊子打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
热度 ( 10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