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译】巡る世界と君への幸福

♞:

巡る世界と君への幸福


 


id=1890739


※1部JD


※女体化注意


 


「二巡目中你为我戴上了石假面。我成为了吸血鬼,而你成为了尸生人。那个时候,你在我的支配下而感到屈辱,一直都没有原谅我。」


 


「三巡目中你被流浪汉戴上了石假面,就这样死去了。以贫血和肋骨骨折的状态落到了冬日的河水里……只有我把你的尸体从河水中打捞上来。我用上我身上的波纹,为你复仇。」


 


「四巡目中你在成年之前就把我毒杀了。在死的瞬间,我看着你露出了极为美丽的笑容。」


 


「五巡目中你和我并没有相遇。我一直都在寻找着你。」


 


「六巡目中你并没有留下我的记忆。在伦敦我们肩头相撞,我的钱包被你偷走了。而你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七巡目中你和艾琳娜结婚了。然后从我手中夺走了石假面,变成了吸血鬼的你把我和艾琳娜杀死了。」


 


「八巡目中我在你到来之前就破坏了石假面。得知了宅子里没有石假面的你绝望了。在那之后我终身未娶,一直监视着你直到你死去为止。」


 


「九巡目中我和母亲一起在事故中死去了。」


 


「十巡目中你在戴上石假面之前就被史彼得瓦根抓捕了。我看见了你在广场上被处以绞刑。真是悲伤。」


 


「十一巡目中你被我杀死了。我和拿着给父亲毒药的你互相推搡着,你和坏掉的栏杆一起落到了一楼,折断了脖子当场死亡。」


 


「十二巡目中你在买毒药的途中被流浪汉杀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去寻找你的尸体。」


 


「十三巡目中你并没有杀掉丹尼。我和你还有丹尼一起生活的时候还只是朋友和兄弟。你所信赖的只有丹尼。丹尼死掉的话,你的计划实行就会转移的吧。那时我知道了我只是想要寻求你的爱意而已。」


 


「十四巡目中你抱着我的头在海底长眠。在我腐烂的同时,看见了你没有灵魂的身体流下的眼泪溶解在海水里。」


 


「十五巡目中你使我成为了尸生人。虽然你只是在敲诈我,但我也没有收手。我把乔瑟夫和承太郎杀掉了。但是我却没有憎恨你。我啊,在那个时候,才意识到我是爱着你的。」


 


「十六巡目中你使我成为了吸血鬼。我在太阳下紧紧抱着你,然后我们一起死了。你哭了。」


 


「十七巡目中你成为了吸血鬼之后,把艾琳娜杀掉了。我在那之后把你杀掉了。我一直是独自一人。」


 


「十八巡目中你是男娼。我把你买回了家,向你传达着爱意。可是你却不相信。你无数次想把我杀死,我们两人一起生活直到老死。」


 


「十九巡目中你在和我相遇前就死去了。不知过了多久你还没有出现,我就去寻找你的行踪。


于是你啊,被达里奥·布兰度的虐待杀死了。我知道你的悲伤。」


 


「二十巡目中你是我的弟弟。我们是双胞胎。还是少年的时候你就失踪了。我一直在寻找着你,却被你派来的尸生人杀掉了。」


 


「二十一巡目中你又成为了吸血鬼。但是在你到来之前我就学会了波纹,你没能杀掉我。我在家中的地下室里把你监禁了起来。无论多少次向你低声细语地述说着爱意,你却一次也没有相信。」


 


「二十二巡目中你完全无视了石假面。你到我家里来的时候我全身心都爱上了你。而你却没有相信我。你把我骗到悬崖然后把我推下来杀死了我。我是故意上当的。在快死之前我向嘲笑着的我的你传达了真相,你带着胆怯的目光离开了。」


 


「二十三巡目中已经成为吸血鬼的你来到了我这里。我紧紧的抱着你。你把我杀掉了。你的眼睛就像小孩子一样那么可怜。」


 


「二十四巡目中你是个盲人。受到了达里奥·布兰度的虐待而丧失了视力。你的精神非常的不安定,只能依靠着我来生存。但是,你最后还是无法相信我擅自一个人出门,遭遇了事故死去了。」


 


「二十五巡目中你说要让我成为吸血鬼。你说如果我去做了的话你就相信我对你的爱,于是,我带上了石假面。但是,你却没有相信。我们一起被谢皮利杀死了。」


 


「二十六巡目中我们两人一起成为了吸血鬼。我一边监视着你,一边保护着艾琳娜、乔治和乔瑟夫。但是,你吸入了瓦斯死去了。我非常的悲伤。」


 


「二十七巡目中你成为了我的恋人。我抱了你。那还是第一次的事情。你是让我放松警惕才做了那样的事。你变成了吸血鬼,我学会了波纹,我们对决了。你得到了我的肉体然后长眠于海底。」


 


「二十八巡目中你把以前的事都想起来了。然后向我说出了要杀掉艾琳娜的事。说了那种事情是做不到的,你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摆出残酷的笑容将我刺杀。」


 


「二十九巡目中你只是个劳动者。在乔斯达所属的工厂上工作,脸上沾着黑色的污垢。你完全没有留下我的记忆。」


 


「三十一巡目中你的年龄比我要小很多。我很老了,和我的孙子乔瑟夫的年龄正好相同的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了你想要从我的身边逃走。」


 


「三十二巡目中你和我是双胞胎。我和你都是达里奥·布兰度的儿子。你没有记忆。我守护着你,愤怒的你讲达里奥·布兰度杀死了。你被街市流放,从此行踪不明。」


 


「三十三巡目中你对我说,不要再纠缠着你了。那是你从马车下来的第一句话。我对你说我爱你。你没有相信我。」


 


「三十四巡目中你和我一起成为了吸血鬼。你提出了切掉头部进行肉体交换的提案。我答应了,你又一次成为了DIO。你破坏了规矩把我的头放进了棺材,沉入深海。」


 


「三十五巡目中你还是个小孩子。已经成为大人的我去迎接你。你又一次忘记了我,你把我杀掉了。你刺向了我的心脏。」


 


「三十六巡目中你是一个律师。我们在party上相遇了。我给你寄了信。你完全没有回复。」


 


「三十七巡目中你和我一起在孤儿院生活。有一天你一声不吭地离开了孤儿院,再也没回来过。」


 


「三十八巡目中你是个读神学院的学生。我们在大学相遇,我邀请你去我的家。你戴上了石假面变成了吸血鬼,接下来的发展几乎就和之前一样。」


 


「三十九巡目中你和我并没有相遇。我的母亲流产了。」


 


「四十巡目中你死了。达里奥·布兰度用破裂的酒瓶殴打你,你感染了破伤风。在你濒死的时候我来看你,结果也是徒劳,你死去了。我哭了。」


 


「四十一巡目中你成为了波纹使者。我被你戴上了石假面成为了吸血鬼。你用波纹把我杀死了。」


 


「四十二巡目中你是个佣人。父亲选择了你。成年的你成为了执事,把父亲毒杀了。我停下了,石假面的谜题还没解开。你又一次成为了吸血鬼,我又一次成为了波纹使者。我又一次把你杀死。」


 


「四十三巡目中你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晚上把我杀死了。我对你说了我爱你。你生气了,用小刀刺了我不知多少次。」


 


「四十四巡目中你并不是男性。你是双性人。你想要完美的身体,你变成了吸血鬼后立刻杀掉了我夺走了我的肉体。」


 


「四十五巡目中你在马戏团生活着。你生来就有一双红色的双瞳。前来观赏的客人只有我一个人。你在舞台上杀掉了团长,我将你逮捕了。我将你带走,你被处以绞刑。」


 


「四十六巡目中你是个白痴。直到我死为止你一直都依偎在我身旁。但你一次都没有看见我。」


 


「四十七巡目中你说过要把我杀死。你还记着之前的事。我拒绝了。你哭着说如果抱你的话就不会杀掉我。我抱了你。你又一次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四十八巡目中你成为了女性。你一直穿着男装。你变成了吸血鬼,当剑划开你的身体时我才第一次发现你是女性。你夺走了我的肉体成为了男人。」


 


「四十九巡目中你是个女孩子。见面的时候穿着连衣裙。你一直不对我说一句话,因为父亲的拜托成为了修女。在这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第二次面。」


 


「五十巡目中你是我的妹妹。在你和我见面的三年后,你成为了父亲介绍的外国绅士的新娘,就这样前往去了外国。再会的时候却是你因在产床上死去举行葬礼的时候。」


 


「五十一巡目中你是我的婚约者。父亲是这样决定的。得知了这件事的你非常激动,戴上了石假面把我杀死。我确信了对你的爱。」


 


「五十二巡目中你自杀了。在将要来到的马车上喉咙裂开死掉了。你果然是穿着男装的少女。」


 


「五十三巡目中你是比我年长的绅士。你是父亲的友人,只用着眼镜之后的目光看着我。你在买下了石假面之后,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


 


「五十四巡目中你是我的儿子。你说要我抱你。做不到的话你就会嘲笑我。你在我的爱抚之下迎来了高潮,我轻声细语地向你说着爱意。你在这之后,就再也没对我说过话。」


 


「五十五巡目中你非常的不幸。你是个少女,在我遇见你之前就遭遇了强奸杀人事件残忍的死去了。」


 


「五十六巡目中你还是个幼女。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和你相遇了。你还不记得我。我们十分的要好。但是,你在十岁的时候,在我还不知道的时候就被人拐卖了。」


 


「五十七巡目中你没有被生出来。你的母亲把你打掉了。」


 


「五十八巡目中你是个替身使者。在时间停止时你把我杀死了。我还没来得及传达向你传达爱意。」


 


「五十九巡目中你是我的表兄弟。你是乔鲁诺的哥哥,而我是乔瑟夫、承太郎、仗助和徐伦的哥哥。但是你一生都没有叫过我的名字。」


 


「六十巡目中你是我的新娘。在交换过誓约之吻的那个夜里,你把我杀死了。」


 


「六十一巡目中你和我接吻了。那时在午睡的我并没有出声,你就只做过那一次。结果发生了你又成为了吸血鬼,我们因此又互相残杀的事,但我却无法忘记你的那一个吻。」


 


「六十二巡目中你是个杀人鬼。我在街角被你杀死了。」


 


「六十三巡目中你是一个成为吸血鬼的男人的尸生人。我用波纹将你杀死了。」


 


「六十四巡目中你被慈爱的女神像贯穿而死。你的骨头被烧了个干净,在日光的照射下渐渐崩溃了。」


 


「六十五巡目中你是贵族的儿子。我们是学校的同级生。我们相互没有接触就这样结束了一生。」


 


「六十六巡目中你是个娼妇。我想成为你的资助人,你拒绝了。你还很年轻,就被性病侵蚀死掉了。」


 


「六十七巡目中你是我的妻子。你怀上了我们的孩子。我非常的开心。你把私生子生下来,就在再也不能生育了。你戴上石假面,成为吸血鬼,而我又一次杀死了你。不相信爱情的你手足无措。」


 


「六十八巡目中你伪造事故把我杀死了。」


 


「六十九巡目中你疯了。明明并没有最初的记忆,但在你想起来的瞬间,还是少年的你哭喊着,质问着我到底轮回了多少次。我如实回答了。你的眼神就像看着怪物一样恐惧着我。你很快就因衰弱死去了。」


 


「七十巡目中你完全无视了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是怎样的存在。我为了向你传达而寄信给你。你读了信,皱着眉头将它扔进垃圾桶。」


 


「七十一巡目中你患了高烧死去了。我来看护你。你憎恨着我。在你死了之后,我也感染了病毒死去了。」


 


「七十二巡目中你笑了。那是在艾琳娜那件事发生的两年后,你在下象棋的间暇中笑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发自内心的笑容,高兴到了想哭的程度。在那之后尽管变成了吸血鬼的你把我杀死,我还是不能忘却你的那个笑容。」


 


「七十三巡目中你是个只有头的尸生人。我和你一起长眠百年之后,被承太郎和乔瑟夫所救。我和你一起被承太郎杀死了。你没有原谅我,但是这是你第一次并不孤独的死去。」


 


「七十四巡目中你让我吃了无花果馅饼。我第一次意识到每回的恶作剧行为对你来说是多么重要。在那之后,我被成为大人的你杀死了。」


 


「七十五巡目中我读了你的日记。我特意和你成为了吸血鬼沉睡了百年。你对我隐藏了天国的事情。我解读了你暗号化的日记。我把你强行带到太阳下一起殉情了。」


 


「七十六巡目中你理解了我。我把石假面破坏了。我和你就像要杀死对方一样打了一架。你输了,作为人类度过了一生。」


 


「七十七巡目中你雇了流氓将我杀死了。可是你一点也不高兴。」


 


「七十八巡目中你的父亲将我杀死了。小小的你被父亲殴打致死,在壁橱里变为白骨。我接受了你的憎恶。」


 


「七十九巡目中你挣扎着走向天国。」


 


「八十巡目中你迷失了目标。因为你已经满足的缘故,就像没有意识的人偶一般。你被学校的其他孩子欺负,在我目光移开的时候,你被推进河里溺死了。」


 


「八十一巡目中你哭了。抱着我哭了。你在那之后出去旅行,再也没有回来过。据谣传说你已经死了。」


 


「八十二巡目中你是个淑女。我向你求婚了。你打了我,和爵位更高的人结了婚。你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但在我看来你并不幸福。」


 


「八十三巡目中你是个皇太妃。你是个十分美丽的女性,国民们都深爱着你。但是你被你的丈夫虐待,我打了你的丈夫,然后我被投放至监狱。你笑着说我真是个笨蛋,但是你的眼睛却湿润了。」


 


「八十四巡目中你是书店的老板。你是有着之前的记忆的,但你却禁止我进入你的店铺。我们互相没有关联就度过了平凡的人生。」


 


「八十五巡目中你被诱拐犯杀掉了。只是因为犯人把你我弄错,而你代替我死掉了。那时候你才只有十三岁。」


 


「八十六巡目中你和我都在杜王町生活。我们是同一所大学的讲师。我一直向你表达爱意直到死亡,可是你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倾听过我的话语。」


 


「八十七巡目中你和某个女性结婚了。结婚之后你很快就去世了。你的妻子讨厌孩子,我就把乔鲁诺接过来领养。」


 


「八十八巡目中你又成为了吸血鬼。我听了惊讶的理由,说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味。我惊呆了,但是就像是你为了让我困扰才特意做的这样,我一声不吭地被你杀掉了。」


 


「八十九巡目中你还是个少年的吸血鬼。你杀掉了自己然后把丹尼变成了尸生犬,从我的面前带走了。我把丹尼杀死了。你和丹尼的表情都非常的悲伤。


 


「九十巡目中你非常的愤怒。我变成了吸血鬼之后马上就把石假面破坏了,你半强制地成为谢皮利先生的弟子。真是让我做了麻烦的事情呐,这么说着,你的脸愤怒地全红了,我说着对不起来道歉。」


 


「九十一巡目中你试着让命运的发展和一巡目相同。我在战斗的过程中救助了谢皮利先生和旦亚先生。我只把你的头留下,传继给我的子孙。」


 


「九十二巡目中你是个陪酒女。尽管我一直在追求着你,你却说别把我当女人看这样的话。我们成为了非常亲近的朋友。」


 


「九十三巡目中你是艾琳娜的哥哥。你和艾琳娜成为了吸血鬼,我把你和艾琳娜用波纹杀死了。我非常的悲伤,非常的孤独。」


 


「九十四巡目中你是迪奥·乔斯达,而我是乔纳森·布兰度。我成为了你家的养子,一生都依靠着你活着。你怀疑着我会不会暗算你这种事,时常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九十五巡目中你拒绝成为乔斯达家的养子。你彻底地躲开了我,我直到最后都没有见过你。」


 


「九十六巡目中你和我被艾琳娜打了。艾琳娜把迄今为止的事情全部都想起来了。我们三人互相商谈之后三人都没有结婚就结束了一生。」


 


「九十七巡目中你和我一起看望还是孩子的艾琳娜。她患的是癌症。我们每年都在她的墓前放上白色的花。」


 


「九十八巡目中你和我一起出席了徐伦的结婚典礼。我们都是吸血鬼,依靠输血袋来生存。你想要把阿纳苏杀掉但是我阻止了你。」


 


「九十九巡目中我对你做出了不知多少次不明所以的爱的告白。你装作没听到一样,和所有的男女保持着关系,结果溺死在酒精之中。」


 


 


 


 


 


「然后,我现在在这个一百巡目的世界中和生为女性的你恰好相遇,把你带到高级宾馆的房间里,把你推倒。即使这样啊,迪奥,你不觉得我使用这种强硬的非绅士的手段,也是没有办法的吗?」


「……你认错人了把。」


「迪奥,肯定是同一个人啦。要是普通人听到了这样的话,肯定会非常惊讶,不会觉得这种事会在现实发生的。」


「那,我就重新再说一遍。JOJO,我对于你这种异想天开的人一点交往的意思都没有。」


「……我啊,在九十九巡中终于察觉到了啊。你要是拒绝我的话,那我就无视你的拒绝不就好了吗?之类的。呐,迪奥,我虽然大概也是个慢性子,不过怎么样?」


「打算强奸女人的话……绅士们听到了可都会惊呆的吧。」


「这样啊。从今天开始我会用这个房间三天,会在这个房间里抱你。然后你就会怀孕,会为我产下子嗣。我的父亲肯定是不会原谅我的,但他是不会反对结婚的。我将会无视你的意见来做出决定,你是无法从我这里逃脱的,当然你也没有堕胎的机会。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让你像以前那样死去,家里的石假面也早已坏掉了。迪奥,你也差不多该死心吧……」


「我爱你。」


「诶?」


「这样不就好了吗?乔纳森·乔斯达。我、爱、你。」


「迪奥?」


「你没听到吗?我已经放弃了。被名为绅士的粘着质男子追求,已经受够了。充其量也只是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爱和做的力量不是吗?对吧,JOJO。」


只是这样带着讽刺意味笑容的迪奥太惹人爱,我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水。


「……迪奥,你太卑鄙了……」


「你不就是喜欢这样的我吗?」


正如我爱着如此愚蠢的你一样。然后,你说了。


「恩。我喜欢你,迪奥。」


 


 


 


 


 


我在不断循环的世界中收集的愉快也好悲伤也好,统统放在手中,和你一起迎来这第一百回目。


 


 


 


 


 


 


 


 


 


 


 


 


 


FT


第一次尝试翻译一整篇文章,结果真的好累(


我也不知道这篇有没有被人译过,如果译过了就当再看一遍吧(x


我也是没学过日语,基本上都是靠感觉来的(干)所以肯定会有翻错的和翻不出来的地方,要是影响理解还请多多包涵(


我还是蛮喜欢桝田さん这篇JD的……开始的时候好虐;;翻到最后已经感觉大乔就是个完全的STK了(并不是


 


 


 


 


2014/11/11

评论
热度 ( 37 )
  1. 放火烧烧烧天下 转载了此文字
  2. 放火烧烧烧天下 转载了此文字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