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不少的幸福

剧透注意,小学生文笔注意,也许还有错字…?
纪念可能永远回不来的那个人。

某一天,在大约快到午夜的时候,一个黑影悄悄地摸进了迦勒底英灵区的其中一个小房间。
“Master?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房间里住着的正是作为剑阶被召唤出来的[两仪式],据说是根源的意识现世的。她带着平常一样温柔的微笑看着迅速关上门并紧紧的贴着门站着的橙发少女,像是往常一样发问。
“式…我要问你一个重要的问题,不,也只有你能给我准确的答案了,你说过你能满足我的愿望对吧,那么我现在的愿望只有一个,我只要一个确切的答案。”橙发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医生…所罗门,还有机会作为英灵召唤出来了吗?”
“………”
听到这个问题身着和服的美丽女子很明显沉默了,但是橙发少女并没有在意,她一面从口袋中摸索,一面自说自话起来:“我知道我的运气总是很不好啦,之前黑贞德小姐也是,再前面的英灵也是,我总是没办法第一时间把他们召唤出来。但是埃尔梅罗老师说过,要是有圣遗物的话,召唤就会变得简单起来,所以我特地就下了这个。”
她摊开手,十只金色的,毫无生气的指环躺在少女纤细的手中,那是象征所罗门的指环,少女在时间神殿崩溃的最后一刻把他们带了回来。她把指环举到了[两仪式]的面前,好让她看得更清楚一点,但是[两仪式]只是闭上了眼睛,露出了以前见过一次的,悲伤的表情,并且轻轻的摇了摇头。
“为什么式摇头了?是说不行吗?还是不可以?还是说……”少女猛然抬起了头,一直隐藏在头发阴影中的眼中强忍着泪水,她紧紧握住了手中的指环,“还是说根本就没有可能性…”
大片大片的泪珠从面颊滚落到房间光洁的地板上,少女最后的期望仿佛就此破灭,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感情。
[两仪式]没有回答,只是抚摸着少女的脸,为她轻轻的擦去泪水,“Master,”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美丽女子这样说,“如果伤心的话,就好好的哭一场吧。”
“没听说过啊这种事情!!!!”少女突然大嚷起来,仿佛发泄心中的悲伤一般,“我只知道,只知道是拯救人类,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啊!!!”
“我明明拯救了世界不是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罗曼你要上前线啊!老老实实在迦勒底等我们回来不就好了……”
“罗曼你这个大骗子!!明明是个废宅!!为什么要去战斗啊!!像往常一样,我们回来一切都解决了不是很好吗?但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现在连你的声音………听也听不见啊!!!!!”
橙发少女在[两仪式]怀里嚎啕大哭,一直以来的情感累积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出来,而[两仪式]只是静静地抱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着她。

“前辈睡着了吗式小姐?”
赶过来的马修不放心的向房间看了一眼,[两仪式]淡淡的笑着,打消了马修的顾虑,“应该很长时间都没有发泄过了,Master哭累了就睡着了。没关系的,只要哭过就会好很多的。”
马修点点头,Dr.罗曼的离去对前辈是很不小的打击,但是这段时间也没有看到前辈说关于这方面的话…应该是一直把悲伤藏在心里吧。
前辈,也很辛苦呢。所以,就暂且的休息一下吧。
回房去的马修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在考虑明天早上要不要给前辈亲手做便当。

我,做了一个梦。
[私は,梦を见ました]

梦见了一个普通的日子,我很平常的走着,像往常一样遇见了马修,然后我们一同去管理室。
路上遇见了很多人,尼禄和伊丽莎白,德雷克船长还有尤瑞艾莉和阿斯忒里俄斯,斗气的爱迪生和特斯拉,还有斯卡哈前辈,吉尔伽美什王和恩奇都,卫宫前辈和库丘林又在吵架。路过达芬奇工坊的时候发现达芬奇酱不在,最后在管理室发现她跟齐格飞先生不知道再说什么。
然后不知道怎么,大家就开始开起派对来了,明明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日子,但是就是这样热热闹闹起来了。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大家都很高兴,马修也在笑着,达芬奇酱也在笑着,还有一边在角落里偷吃蛋糕的医生,他也在笑着。
真好啊,我想着,这和那位人偶师小姐说的一样,没有多一点,没有少一点,正正好好是这个样子的,我日常的平和。
这样就足够了。
这样就最好了。
然后我也笑起来。

评论
热度 ( 21 )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