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爱丽德平常状态:

“哈哈哈哈哈你是蠢吗”

“没啥防壁我闯不进去,真的,不然我就炸我主机。”

“夏也最好了。”

爱丽德工作状态:

“Yes,sir.”

“YES,MASTER。”

论精分。

2015-12-02

龙争虎斗(二)预告

我看着天空下起的雨,觉得自己再也哭不出来了。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在走来走去,搬动东西,并没有人在意我,我被忘在了角落里,没人理会一个不会哭的8岁孩子。

这个时候我看见有着一头红色如同火焰一般的头发的他冲我伸出手,把我拉到他怀里,紧紧的抱着我。

我觉得自己又活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之后成为我二师兄的人,荆棘。

后来变成了我爱的人。

2015-12-01

龙争虎斗(一)

东方未明,男,25岁,公安3课A组成员,擅长入侵侦查收集情报,综合评价B+。

荆棘,男27岁,公安6课高级警署,擅长“清除障碍”,综合测评A。

两人师出同门,为退休的5课课长无瑕子老前辈手下的弟子,毕业于同一学校。

现在处于同居关系。

无瑕子大徒弟谷月轩谷课长念完最后一句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估计师傅又要让自己去参加公安部的联谊会了。

 

暂且放下苦恼的大师兄不提,东方未明这时候也很苦恼。

大概是因为自己上次做得死,不仅将两人的胜负记录刷新,还让课里的一部分人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二师兄没去开会完全不是我的错!————要知道八卦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所以以情报收集著称的3...

2015-11-30

无题

爱丽德可以把自己投影到任何地方——前提条件是那个地方有投影设施。连蛇咬技术顾问的茶水博士都不知道她怎么把全息投影做的如此像真人,投影在何处都不会有人怀疑。

夏也家作为副队长当然也需要联系,更何况她基本上靠爱丽德叫起床,所以基本上爱丽德的所有投影她都见过,有的时候她也让爱丽德将家里的家具投影成别的样式,毕竟副队长爷们,但内心还是一个妹子。

只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爱丽德也会偷偷投影出来。那是晚上,将自己的手丝毫不差的放在在夏也伸出床边的那只手上。夏也不会感觉到任何重量,但是爱丽德却维持了这个姿势整整一夜。

2015-11-29

无题

夏也很讨厌电子脑。

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呢?大概就是连正常的开会通讯都不想去参加的程度,她宁可用嘴面对面的说。

蛇咬的人都很奇怪为什么副组长会如此讨厌电子脑化这样的事情,现在社会上不愿意电子脑化的大都是一些愿意墨守陈规的老顽固,整天怨天尤人等待着死神早日来把自己接走。

看起来副组长并不像是那样的固执老头子。

不,子非鱼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据说副组长的父亲是个公安课的老局长,是个对电子产品深痛恶觉的“老顽固”,有其父必有其女。他抛出一个“你们都懂得“的眼神。

然后就被无声无息出现在背后的副组长抓包写了检讨,阿弥陀佛。

结果最后谁也不知道副组长为什么讨厌电子脑。

如果她自己讨厌干嘛还要去...

2015-11-29

我想成为大侠番外的番外

曹雪阳百般无赖的看着逍遥谷三人在一旁切磋——写作切磋读作师兄大战小师弟得利——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好像记得以前也有这样的时候来着,也是这样的混战,那个时候自己身边的是…

她突然头痛欲裂,身体摇晃一瞬间将要失去意识幸而及时稳住了身体。曹雪阳扶着头,瞳孔一再放大,眼前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

午后的窗子,被风吹起的窗帘,写了一半的笔记,阳光撒在上面,正在睡觉的人又长又密的睫毛,还有悄悄的一张照片。

啊,想起来了。

那是自己。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反转着。

那是自己还有两只完整的手的事情了。

她又重新把思绪收回来,无聊的看着逍遥谷三人混战。

心里一片平静。

2015-11-27

无题

“你是说你还是爱她的?别说笑了,人工智能怎么会有爱这种东西呢?”

工程师一脸不屑的将炸弹安装在庞大的主机上,趁着电脑还未解开困住她的迷宫,迅速撤出。

“这种情况,一般我们称之为——”

开关按下,从关闭的电梯缝隙里看见主机房里火光冲天,男人笑了。

“程序错误。”


————原来我对你的爱只是错误的程序。

2015-11-25

© 放火烧烧烧天下 | Powered by LOFTER